舔英语课代表:啊用力舒服

时间: 2020-02-14 10:30:40

据海内网0214日报道:

2020年最新经典火爆农村小说,故事情节跌宕,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亲们在线赏析阅读..

陈玉兰手捧着水缓缓的擦洗着身子,水从肩膀往下滑到下面的时候变成一颗颗晶莹的小水珠。

随后,陈玉兰又站起身来,两只手滑到了胸口上,不断的……

这一切,都被扒在窗户外头的李东看的清清楚楚,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婶子的身体,以前又一次调皮,故意趁着婶子洗澡就跑了进去玩澡盆子里的水。

虽然现在的李东也想跑进去,但是这一次不同了他现在跑进去,可不想玩水了。

而就在这时候,李东瞪大了眼睛,他发现婶子居然把手滑到了那地儿去了……

此时厨房里的陈玉兰双眸微闭,整个人直接坐在澡盆子里,背靠在土灶边上的白石灰上,手指继续往里……

“哎哟!”,这时候窗户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惨叫,陈玉兰一下子听出来,那是李东的声音。

东子怎么在外面?

陈玉兰顿时脸红到耳朵根了,不过这时候她也顾不得许多,站起身来胡乱的擦了擦,穿好衣服就开了门。

陈玉兰一眼就看见李东倒在地上,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东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陈玉兰看到李东疼的直吸气,一脸的紧张。

李东只觉得自己下-身一阵剧烈的胀痛,那感觉就像是要爆炸了似的,难受的紧。“婶子,我,我没事儿。”这种事情李东哪里好意思和陈玉兰说啊。

陈玉兰柳眉轻蹙,紧紧地盯着李东,发现李东的手不太自然地捂住了下面,她眼皮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刷了一下脸红了起来。

“是不是那地方疼?”陈玉兰突然开口。

“啊?”李东一愣,见到陈玉兰的表情,满是尴尬。

见李东这幅模样,陈玉兰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嗔道:“你那地儿婶子我又不是没有看到过,你小时候调皮,不就是婶子帮你洗澡啊。来,把手掀开,让婶子看看到底咋回事儿。”说着,陈玉兰便要拉开李东的手,往里头探去。

听陈玉兰这么说,再加上李东对陈玉兰性格的了解,他也知道,玉兰婶子想要做的事情,自己是没有办法阻止的,也只能无奈地松开手,瞥过头去,任由玉兰婶子施为了。

一想到自己那地方要被玉兰婶子给看去,李东这心里头满是紧张和刺激的感觉。

“呀……这?!”陈玉兰瞪大了眼睛,脸颊也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

“婶子,怎么啦?”李东正有些不太好意思呢,就猛地听到陈玉兰发出了一声惊呼。

“你……”陈玉兰看着李东那狰狞的东西,心跳加速,不敢去看。

李东有些不解,心想我这地儿有那么吓人吗?扭头朝自己身下一看,李东也愣住了,不过,随后他的心中却满是狂喜。因为他发现自己那本来并不足为奇的东西居然变得和平时的两个差不多大!

“婶子……我这……”看着自己那东西正狰狞地站立着,李东也有些难为情了起来。

 文学

陈玉兰看了李东一眼,咬了咬牙,说道:“东子,你把衣服给穿上,婶子带你去婉茹姐那边去看看。”

“啊?看,看啥啊?”李东支支吾吾地问道。

“还能干啥啊?看你这东西呗,都肿成这样了,可千万以后不能用啊!”

李东一听陈玉兰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婶子,我没事儿。我这玩意儿不过是被红色小蛇咬了一口而已。怎么可能会用不了呢?”

李东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发楞,被陈玉兰看在了眼里,却急在了心里。她本来以为李东只是下面被咬了,可是此刻看见李东居然还莫名的傻笑了,她这心里更是着急了起来。

索性,她也顾不得害羞了。直接帮李东提起平角裤头,拦着还在歪歪不已的李东,说道:“东子,走,婶子带你去看医生。不管花多少钱,婶子都不会让你有事的!”

这话说的至情至性,使得李东也回过神来。看着平时动不动就抽自己的玉兰婶子,李东的心头莫名的涌过一丝感动。

他一把抱住了陈玉兰,头也埋进了陈玉兰的胸口,用略带沙哑地声音说道:“玉兰婶子,这些年谢谢你了。我以后也不会说不好好学习了。我一定要有大出息,到时候让你过上好日子。”

感受到怀里的小男人真情满满的模样,陈玉兰微微一愣,轻轻地摸了摸李东的头,柔声说道:“傻-瓜,只要你能好,过什么日子婶子都开心。咱们家这边有一个小卖部,咱两这小日子也不会过的比别人差的。听话,跟婶子去你婉茹姐那边看看,好吗?”

话刚说完,陈玉兰便感觉到了李东的头在自己的胸口不断的磨.蹭着。

陈玉兰今年已经三十多岁岁了,可是因为李东的关系,她一直都没有结婚,更不会有啥野汉子。

身为一个成熟的女子,陈玉兰对于那事儿有需要很是正常。而在被红色小蛇加持了之后,李东不仅那地儿厉害了。身上也自然多了一股可以魅惑女子的气息。

否则总不能让李东没事儿就扯着那玩.意儿再大街上走吧?

特别是李东那肿起来的地方正抵在她的腿上,那强大的热度使得她的身子也渐渐地融化了起来,呼吸也变得不再均匀,有些急促……

“东子,咱们,咱们快点儿去吧……”陈玉兰只觉得自己的嗓子眼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干涩的紧。

李东虽然知道自己没事儿,可是一想到陈玉兰对自己的心意,他也不想让陈玉兰闹心,点了点头,“好的,婶子,我听你的。”

说着,李东从陈玉兰的身上挪开,拿起一件白色小背心穿了起来。

感觉到李东从自己的身上离开了,陈玉兰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可是心中却有些空荡荡的起来。

若是有这么一个男人可以在我想要的时候温柔的抱着我,从我的身后……

呸呸呸,陈玉兰,你真不要脸,你再瞎想什么呢?这是东子,可是你从小带大的侄子啊。虽然你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可是侄子就是侄子……

心中带着自责,陈玉兰脸上有些黯然,东子,快点儿长大吧。等你出息了,婶子也就可以放开自己了。

这么些年都是一个人,陈玉兰真的觉得太累太累了。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身体里和脑海里的那种渴望,使得她很多次都差点儿忍不住的想要和东说要去找个男人结婚……

“婶子,我穿好了。咱们走吧!”

套上了小背心,李东看着脸上红晕未消的陈玉兰说道。

陈玉兰抿了抿嘴,勉强一笑,点头说道:“那成,咱们走吧。”

农村和城市不一样,在农村想要找个医院那有点儿不太现实。不过政府为了方便老百姓就医,便在每一个行政村安置了一个农村医疗合作社。

在油坊村,一个合作医疗社里,有着一位主治医师,一个护士。

主治医师就是陈玉兰口中所说的婉茹,也就是之前李东在小破屋里看到跟张雪花搞事的刘自强的老婆。另一个是护士,名叫孙婷。

婉茹姐全名徐婉茹,是村里文书的媳妇。因为文书管理着村委会的财务,而且徐婉茹本人也是医学专科毕业,这才优先进入到了合作社里当上了主治医生。

而护士孙婷则是村委会主任孙大海的闺女,听说是卫校毕业的,今年也就猜二十的年纪,不过那姑娘在村里的风评不是很好,穿着打扮更是让村里老一辈人很是咋舌,但是年轻人却有很多是这孙婷的追求者。

毕竟孙婷长得漂亮,身材也是顶呱呱的,那时髦前卫的衣服一穿,真真就是一个性-感的城里女郎啊。

而且这孙婷性子开放的很,也能和你开的起玩笑。李东也经常拿她来做幻想的对象。

不过真个来说,徐婉茹比孙婷要更加的美丽,而且她的身上有着那种知书达理的气质,不过可惜的是,这婆娘已经结婚了。

而且她还是文书的媳妇,谁还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打她的主意啊?

可是谁又能知道,即使是徐婉茹,也有自己说不出的苦楚……

身为一个女人,谁不想得到自己男人无微不至的呵护呢?

在外人看来,徐婉茹自己在医疗合作社当主治医师,丈夫更是村委会里的文书,手中握着财政大权。更是很多人巴结的对象,家里的钱自然是少不了的。

可是徐婉茹心中的苦,却只有她自己能够清楚。

结婚已经好几年了,可是徐婉茹却一直没有能够为文书刘自强留下一儿半女的。这才封建思想还非常保守的农村来说,这简直就是无恶不赦的大罪过啊。

也正是因为如此,本来对这个有着大专学历的漂亮媳妇很是温柔的刘自强也变了。以前的温柔一扫而空,有的只是冷眼相待。

若不是顾及到外面的风言风语以及徐婉茹娘家的背景,他恐怕早就把徐婉茹休了。

不过如今的徐婉茹虽然没有和刘自强离婚,但是却也和守活寡没有任何的区别。因为刘自强在她没有生出孩子的一年之后便很少回家。

所以,在农村来说还算不错的小洋楼只有她徐婉茹一个人在守着活寡!

看着手中拿着的虽然并不冰冷,可是却没有任何生机的东西,徐婉茹水灵的眸子里忍不住溢出一丝委屈的泪水。

难道不能够生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的错吗?想到这里,她狠狠地把在网上购买的那仿造男人的东西往自己那地儿……

她的身子半靠在床头,纤细的颈脖使劲儿的往后仰着,似乎是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快乐。

虽然那死硬的东西能够给她的身子得到充实的感觉,但是却依旧没有办法满足的了她心中的寒冷。很多时候她甚至想要和刘自强提出离婚。

可是想到当初自己力排众议的死活要和刘自强在一起,而今却酿出了这样的苦果,也只能够自己独自往肚子里咽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所以,虽然那死硬的东西能够带给她的快乐越来越小了,但是她又能够如何?也学刘自强一样出去找个汉子?

先不说这样的事情他能否做的出来吧,放眼整个油坊村,恐怕还没有这样的男人能够入的了她的眼界的……

“婉茹,你睡了么?”

陈玉兰走在前头,看着徐婉茹家里的灯还是亮着的,开口问了。

李东跟在陈玉兰的身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玉兰婶子,我看,我看还是算了吧?”

其实李东是真的有点儿不太好意思,你说一个大男人没事儿把那东西给一个女人看,而且还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看,这脸哪里能够放的下来啊?

陈玉兰似乎瞧见了李东的心思,嗤笑一声,说道:“瞧你这样,你婉茹姐是过来人,什么没有见过啊。而且医生面前不分男女的,你懂个啥?安心的治病要紧,要是你那东西出了啥岔子,婶子这一辈子都没有法子安心。”

李东见陈玉兰态度坚定,也只能够无奈地点了点头。

徐婉茹此刻正在做那事儿呢,猛地听到门外的喊声,吓得魂儿都飞出去了。一时之间居然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因为刘自强平时晚上都去外面找女人过夜的,她也就无所顾忌了,房间里有很多都是她个人私-密的用品。

这些东西全都放在床-上,她情急之下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婉茹睡着了?”陈玉兰见自己唤了徐婉茹一声之后,等了一会儿居然没有人答应自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走,咱们进去看看吧,说不定你婉茹姐睡了。”

她决定和李东进去徐婉茹家找徐婉茹。

推开了院子的铁门,陈玉兰放开了嗓子提高了声音,边朝里面走,边喊道:“婉茹,你在不在啊?这么早就睡下了?”

徐婉茹正自着急的把床-上杂乱的东西给丢进床头柜里呢,这边就听到了陈玉兰越来越近的喊声,吓得满头大汗,一急之下就更容易犯错了。

看着床-上还有好些东西来不及放了,她咬了咬唇,直接用毯子给盖了起来。

刚想要说话,就听到刚才喊自己的那声音居然已经进了自己家里了。

“哦,是玉兰婶子啊,我这刚准备睡下呢。”徐婉茹趁着这个空当,赶紧的整理了一下有些乱了的头发。

陈玉兰听见徐婉茹的声音,这才呵呵笑了起来,扭头朝李东说:“还好,你婉茹姐还没有睡。”

说着,两人便已经走进了徐婉茹的房间里去了。

“是玉兰啊?这么晚了,这么还来找我呢?有事儿啊?”

见到是陈玉兰,徐婉茹的脸上挤出一抹淡淡地微笑。

这两人平时的关系就挺不错的。

陈玉兰一点儿也不见外的坐倒了徐婉茹的床沿上,小声地问道:“怎么?刘文书又不在家呢?”

听闻陈玉兰这么问,徐婉茹的脸上的笑意一敛,多了一丝幽怨之色,叹息一声说道:“我早就已经习惯了。”说完,她精神一震,问道:“你今个怎么这么晚还来我这里啊?”

陈玉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把事情的始末都给徐婉茹说了一遍。

“啊?还有这事?”徐婉茹听了陈玉兰说完李东身上发生的事情,也满是惊讶。她心里却是暗自嘀咕了起来。

现在的年轻人不自律,平时都喜欢做那事儿,还说不定是怎么造成的呢。不过这话她不好当着陈玉兰的面说,而是说道:“那你把东子给喊进来,我给他看看吧。”

“哎!”陈玉兰听徐婉茹肯帮李东看那地方,赶紧满是欣喜地点了点头,朝门外唤了一声,“东子,你进来吧。”

李东这还是第一次来到徐婉茹家里呢,平时徐婉茹高贵端庄的很,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还是文书的媳妇。最重要的是他觉得徐婉茹这个女人有本事。

能够当医生,这对于李东来说,那实在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说实话,对于这样的女人,李东心中一直都是当做女神看待的。所以想着让自己心中的女神帮自己瞧那地方,他心里就很是尴尬。

他娘的,李东啊李东,你现在可是今非昔比了。你可是有本事的人了,你怕啥?而且红色小蛇给你那么大的家伙,不用来跟女人睡觉,难道只甘心做一个花架子吗?

如果连女人你都怕,你这一辈子都是个没出息的货!

想到这里,李东紧紧的攥着拳头,目光紧紧的盯着徐婉茹的房间。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我一定要把婉茹姐弄到手,要不然我就不是个爷们!

怀着忐忑的心情,李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鼓起了勇气朝着徐婉茹卧室的房间走去。

李东,你是个爷们,是个有着大家伙的爷们。你一定可以的!

白闪闪的灯光照射下,两个绝色的丽人正坐在床边有说有笑的在谈论着些什么,特别是此刻的徐婉茹正穿着丝质的贴身睡裙。

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炫目的光彩,同时,徐婉茹身上优美的线条也有一些展现在了李东的眼中。

看着徐婉茹胸前丰盈的存在,李东赶紧本能的有些羞怯地收回了视线。他看到了,徐婉茹的里面居然没有穿任何的小衣,是真空的……

“东子,还愣着干什么呢?来,坐下来,赶紧的让你婉茹姐给你看看。”陈玉兰见李东站在门口,笑呵呵地说着。

同时,她也站起了身子,说道:“婉茹姐,你先给我家东子看看,我先回家。小卖部那边没人看着可不行呢。”

其实小卖部倒是没有什么,只是陈玉兰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在这边看着徐婉茹帮李东看那地方。

徐婉茹和李东听到这话全都是松了一口气。

徐婉茹虽然知道医者面前无性别的话,但是她毕竟还是个女人。而且还是对男人有着急切渴望的女人!

若是陈玉兰在的话,她会更加的尴尬的。

而李东则是非常的开心,玉兰婶子一走,他跟徐婉茹就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倘若玉兰婶子要是在这边的话,那哪里还有这样的机会呀!

见陈玉兰离开了,徐婉茹这才收回了心神,不过此刻这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里面,她还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呢。

虽然在她心中李东还是个小孩子,但是一想到等下要帮李东检查那男人的地方,心中还是忍不住一热。

“东子,来,坐下吧。不要紧张。”不管怎么样,徐婉茹毕竟还是要见过一些世面的女人,心很快便沉下了心来。

李东点了点头,走到了徐婉茹的床边坐了下来。

徐婉茹朝李东下边儿看了一眼,虽然穿着裤头,可是那鼓起来的地方依旧清晰可见。

难道玉兰之前说的都是真的?东子那地方真的变得那么大?

徐婉茹看着李东那里,不由得想到陈玉兰之前说的话。不可能吧,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小子怎么可能那地方变得那么大?

“来,东子,把裤子给脱咯,让姐给你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说话间,徐婉茹整个人都压了过来,这让李东不得不用手反撑着身子。

而这样的姿势,李东只要稍微抬一点头就能看见徐婉茹领口里面的风光,那两团雪白看的他两眼发直,呼吸都变得不那么通畅,好像有两个沉甸甸的面团压在自己的胸口一样。

不过,李东心里却是无比狂喜,他想把手伸过去摸一摸……

而最要命的是,因为徐婉茹靠的很近,李东的鼻间一直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这股清香仿佛是迷香一样,让他顿时无限遐想起来。

婉茹姐这里可真大啊,不知道摸起来是啥感觉,嗯。婉茹姐比王丽梅那婆娘长得漂亮,肯定这里比她的要好摸很多。

这般想着,李东那地儿有了反应……

“害羞什么呀?姐是医生,又不是没有见过这玩意儿。快过来,把裤子脱了。”徐婉茹见李东在那杵了半天也没有个动静,以为李东害羞了。便帮李东拉了起来……

“呀……”

这平底-裤刚摘下来呢,徐婉茹便猛地惊呼一声,杏眼之中充满了震惊,不过震惊之余,在她的眼底居然也隐藏了一丝欣喜。

没想到,东子居然又这么一个大家伙,比那些假玩意好多了,如果能用一下的话……

瞧见徐婉茹脸上的震惊之色,李东心里头别提有多得意了。不过他知道,不能够表现的太过直接,随即哭着一张脸说道:“婉茹姐,我这东西是不是以后都不能用了呀?”

“啊?”徐婉茹被李东这玩意儿的规模给吓得不轻,听到李东的话这才回过神来,心里也不知道做啥念想,说道:“那个,得先让姐给你检查一下才行。”

李东心里得意,大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之前他和王丽梅在芦苇荡干这事儿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王丽梅摸-到自己这地方的时候,明显的闪过一抹失望。

当时,他怎么会不知道王丽梅心里的想法呢,不过他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而现在他却在徐婉茹,自己的女神面前大展雄风,那个得意劲儿就别提了。

当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啊,他心想,连婉茹姐这样的女人瞧见了老子的玩意儿,那么还有什么女人能够挡得住我?

就在李东想到以后自己即将风光无限的时候,徐婉茹的粉-嫩的柔荑却已经轻轻地抚摸住了小李东……

真是个好宝贝啊,这东西比我刚才用的那东西还要大呢,最重要的还有着这般强烈的温度,这说明了东子身上的阳刚之气很重啊……

徐婉茹的眼睛之中已经有了一丝晶莹的水意了,呼吸更是变得急促了许多。

忽然,李东感觉到了一股子热气吹在自己那地方。他低头一看,居然瞧见徐婉茹正仔细地看着自己那儿呢。

他嘿嘿一笑,心想看来婉茹姐也抵不住我这样的东西啊。想到这里,他故作害怕的问道:“婉茹姐,我,我这里没事吧?”

听到李东的话,徐婉茹收回了心神,这才发现自己的那地儿居然湿了。她心中满是羞愧,心想我怎么可以想着东子做那事儿呢?

“应该,应该没有多么大事儿。”刚才徐婉茹看了一下,李东这里似乎并没有陈玉兰所说的被什么东西给咬伤的伤口。

接着,她便要站起来。

可是因为半蹲的时间太久的缘故,她整个人居然没有站稳,直接往前倒了过去……

这下可巧了,居然直接压在了李东的身上,而她那地儿更是好巧不巧地抵在了李东那地上。

而更加让徐婉茹脸红的是,她这么一倒,李东本能的就要用手去接住他,情急之下,他的双手直接摁在了徐婉茹极其敏感的柔软之上……

婉茹姐的身子居然这么舒服,真是没有想到!

李东心中震惊,作为一个没有经验的童子男,这种场面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香.艳了点,他感受着手上上传来的不可言名的愉悦感,本来就胀的难受的下身,顿时又加剧了几分。

而压在李东身上徐婉茹虽然是隔着衣裤,但是她也隐约感觉到了那东西的火热温度。

“恩……”

李东故意动弹了了一下,顿时惹来了徐婉茹不经意间的轻哼一声。

婉茹姐竟然这么敏感?

想到这里李东又故意的动弹几下,徐婉茹轻哼的更欢了……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徐婉茹连忙用手捂住嘴巴。

像现在这样软绵绵的明显是动了情的婉茹姐,李东长这么大都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对于李东来说,就像是小孩子忽然发现了一堆好玩的玩具一般,怎么忍心就只是看看呢,自然一定要把玩一下。

随后李东加快了速度,徐婉茹在他的身上仿佛是坐在马背上一样,不断的上下抖动着,身前那两团也不断的晃动着。

李东感觉自己的身下,已经胀到了极限。

“东子,快停下,快停下。”

徐婉茹低眼一看她和李东的姿势,顿时脸颊滚烫。

而此时李东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一言不发,他身下的那货子依旧站立着。

徐婉茹不着痕迹的偷瞄了李东的货子一眼,心里微微一荡,杏眼的眸子变得水汪汪的那地儿也滑了……

要死了,要死了,你怎么能老想着和东子做那种羞人的事情。

徐婉茹羞愤的跺了跺脚,在心里埋怨起了自己,但是她刚刚退却的念头却是源源不断的涌了上来,要不是她竭力克制着自己的话,恐怕她已经忍不住要扑上来把李东吃了。

“婉茹姐……”李东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话,此刻他也是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的团团转。

徐婉茹伸出葱白一样的手指,抵在了李东的唇间,她摇了摇头,“不行,东子,我是结果婚的女人。”

这句话对于徐婉茹来说,十分的艰难,她虽然打心眼里想跟李东好,但是她已经是有婚之妇了……

李东这时候那地儿攒着满肚子的邪火,这个节骨眼上,他自然不会就这么放弃,于是他一咬牙,“婉茹姐,文书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村里人都知道了,你还顾忌什么,凭什么他在外面快活,让你在家里守着冷被窝!”

李东这一句话,明显戳在了徐婉茹的软肋上。

“是啊,他在外面瞎搞,他都不要我了,我为什么还要为他想……”

徐婉茹喃喃自语,原本犹豫的眼神变得逐渐坚定,她紧紧抓住李东的手。

感受着手上的滚热,李东直接把徐婉茹压在了身下,这一刻他等的太久了,随即伸手就要脱去徐婉茹睡裙下面的小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资讯

上一篇:小保姆为了钱无奈牺牲了自己:女邻居经常给我口
下一篇:已婚男叫我把第一次给他_让男人发疯的想你

推荐资讯

学长将我抱到小树林要了我_我和老师搞起来了
已婚男叫我把第一次给他_让男人发疯的想你
舔英语课代表:啊用力舒服
小保姆为了钱无奈牺牲了自己:女邻居经常给我口
下药 下面都湿透了 好爽:在干嘛快来给我舔逼
三年级女孩爬到我身上:男朋友说想把我融入他的身体
按摩按着就进去了小说:快点好爽岳
难以理解的婚俗 完:一股尿液从尿孔喷射而出 h
阳台间的逗弄:狗狗又大又烫
将她奶尖含入口中:宝贝 快 我要死了 腿抬高

最新评论

推荐资讯

热门资讯

  • 短遍合集500遍_禇雪婷被农民工玩成浪娃小说
  • 寡妇良田不能荒小说 他一直在她的体内不出来
  • 皇上臣妾好多水用力啊|黄文湿了嗯嗯
  • 老师和我做污事 熟妇自拍 论坛|欲爱之罪
  • 紧身裤突出馒头缝,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
  • 奶尖抵在窗户上,林曼曼顶了进去
  • 干到你下不了床|一边操一边打电话给对象解释
  • 男友比前夫粗——白色肩带txt盘
  • 粉嫩的小奶头h:你快要了小妈吧
  • 旅游女朋友要求分床睡_我的大m性奴校花
  •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_暴露狂婷婷1~28全集
  • 黑人调教性奴|母女跪成一排臀高高的翘起
  • 小宝贝我忍不了了要你_抽搐浓浊灌满肚子堵塞住
  • 可怜的校花陈若雪50章_曦儿乖不哭是哥哥不好
  • 下面湿透了白浆|宝贝我开始了h
  • 说说80年代偷窥真实故事_早上巨大还在她身体里
  • 嗯~不要啊~|电动棒不许掉出来
  • 女人玉米地里的情感故事:颠簸的摩托上我进入
  • 前女友已婚后打一炮:当老师时所上过的女生
  • 腰一挺无情的贯穿了她_啊老师你的骚水真多

大家正在搜索的谜语

  • 熟妇大尺度人体艺:交换小说系列合集txt
  • 菊花里灌牛奶:多男性虐待女下体小小说
  • 喂精长大的女孩|古风高辣h文乱乳
  • 我只想要紧紧抓住:太大了塞不进去卡住了
  • 医生手指用力弹花珠:含着巨龙醒来
  • 上课穿震动内裤故事_ 实拍情侣树林野战欢爱
  • 美腿 跨坐:刺激的p性经历口述
  • 浪水像泄洪一样:记忆深刻的一次高潮
  • 没忍住把好朋友的女朋友:被自己不爱的人强要
  • 厨房play塞胡萝卜_男主用嘴亲女主下面
  • 霸道少爷强占女佣:寡妇,快点好大好爽
  • 岳夹得好紧好爽: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 宝贝办公室小点声:攻应该怎样干受
  • 黑人尺寸强行害怕痛哭:男生玩男生
  • 撞开了宫口高H:高仇虎刘春杏
  • 水水好多快进来噗嗤噗嗤:燃燃升起h
  • 别舔那儿好酥好医生:莫一菲 老许
  • 岳母赵兰梅:看到下面滴水的篇短文
  • 男生蛋蛋会有感觉嘛:身材好的女朋友啥感觉
  • 我吃过很多人的精子:我和女同桌在我自己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