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肉很多很细致的糙汉文|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

更新时间:2021-03-01 15:59:36

江小鱼摄手摄脚地站在门边看了他一会儿,注意到他脸上有不正常的潮红,想起他刚刚说头昏,难道是感冒了?她走进床边探了探他的额头,滚烫的触觉让她心里一惊,他发烧了,这可怎么办!

  她摇了摇依然昏睡着的许怀文,想叫他起床去看医生,可是他低低哼了一声翻个身又睡着。想起自己之前感冒的时候妈妈用冷毛巾给自己敷额头,她跑到洗手间打了半盆水,拿了毛巾给他敷上。

  额头上的冰凉让许怀文混沌的大脑清明了些许,他挣扎着坐起身,床边坐着的小姑娘担忧的眼神让他勾了勾嘴角。

 文学

  “放心吧,死不了,去给我倒杯水来,客厅茶几里有退烧药。”

  江小鱼点了点头,按他的吩咐给他倒了水拿了药,看着他服下,紧揪的心才放下来一点。“真的不用去看医生吗?你的额头还是很烫。”边说边伸手过去探他额头。

  许怀文闭着眼睛感受着她微凉的双手,懒懒地开口:“冰箱里有食材,你做顿饭给我吃就好了。”做饭对江小鱼来说算不了难事,她嗯了一声,打算转身,许怀文却猛地拉住她想抽回的手,她失衡地扑倒在他身上。

  他身上的体温很高,呼出的热气喷在她脸上,她慌得不敢乱动。

  少年依然闭着眼,懒洋洋地开口道:“亲一口再走。”说完将自己的脸侧向她。江小鱼抵住他胸口,只愣愣地看着他,却不敢往前。见她毫无动静,少年索性一把将她困在怀里,耍赖道:“不亲不许走。”

感受到他身上滚烫的体温,江小鱼还是软了心,红着脸,快速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小声道:“可以了吧!”许怀文想说还不够,只可惜自己现在力不从心,刚刚这么拉她一下,其实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这会儿浑身软绵绵的,根本没有力气欺负她,眯着眼点了点头,继续昏昏沉沉地睡觉。

 江小鱼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的食材竟然不少,鸡蛋,面条,虾,肉都有,应该是他之前说的阿姨备下的吧,当然,里面更多的,是--矿泉水。她简单选了几样东西,决定给自己下碗面条,给他煮点粥。厨房里被收拾得很整齐,江小鱼打量了一番后,开始清洗食材,细细地水流温和地划过指尖,然而心却始终无法安静下来。

  明明一直想跟他保持距离,可是他却霸道地逼着自己不得不面对他。毫无疑问,许怀文这样的男生,对任何女生都有致命的吸引力。外形出众,家境优渥,虽然学习成绩波动巨大,但是只要他想,年级第一也能是他的。这么优秀的男生,为什么会跟自己牵扯不清呢?

  她想起妈妈时常对她说的话,要提防外面油嘴滑舌的小男生,不要轻易上当。可是,许怀文油嘴滑舌,也不算吧,从头到尾,他好像也没对自己说过什么好听的话。难道?一个可怕念头从江小鱼的脑袋里冒出来---他只是为了,泄欲?虽然她平时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书,可是也跟她妈妈一起看过不少都市电视剧,电视剧里很多渣男为了情欲什么都做得出来。

  再想想许怀文最近的举动,江小鱼心里越来越乱。如果真的是这样,她该怎么办?

  她满是心事地将粥放到锅里慢炖,又给自己下了碗面条,因为太心不在焉,面条被她煮得差点糊成粥,许怀文还在睡觉,她一个人坐在桌前将一碗难吃的面条吃完,又担心粥也被煮糊,时不时地跑去厨房里看火。

  许怀文睡得很沉,因为药有散热的效果,醒来的时候身上满是腻汗,但是头却没有那么昏沉了。他眯着眼睛坐起身,门外飘来的香味勾得他肚子咕咕直叫,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

  “做的什么?这么香。”

  头顶忽然传来的男声吓得江小鱼拿勺子的手一抖,哐当一声,勺子掉到了地上,好在勺子是不锈钢的,并没有摔坏。她惊吓过度地转过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高大男孩,这人是属猫的吗?为什么走路都没声音。

  许怀文先她一步,将地上的勺子捡了起来,放到一旁,凑近去望了望锅里的粥,挑了挑眉,“你就煮了粥,没别的菜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