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高跟丝袜旗袍H文

更新时间:2020-10-17 16:40:41 作者: 来源:[db:来源]

黎茵没有在乎这些,她扶着下颚正漫无目的的瞅着波光粼粼的江面,不时有轮船划过,真应了那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的美景。

她喜欢这样放空脑袋的发呆,让自己的灵魂游离出身体,飘向万里的上空,随风游荡,不知所踪。

“好歹要正式点,换个好看的衣服吧”。黎茵想。

女孩身材高挑,纤细却不骨感,是与易丹完全不同的类型。她捡起堆叠在座椅上不同样式的衣衫,一件一件站在镜子前搭配,挑好后又拨弄着刘海,长发披肩,描上最衬自己的弯弯柳叶眉,润了一下唇色,铺上淡粉,清淡的妆扮让她眉眼中的的媚色却是不减分毫。

黎茵随手拎起长肩包,高跟鞋踏地的清脆在屋内有节奏的带起,红裙撩起魅影,像是夜间吸人精魄的鬼魅,于恍惚碎乱的日光中缓缓远离。

小区内的法国梧桐挺立的傲然,树影婆娑,在风中摇曳,带着盛开的茉莉香,弥散各处。

文学

黎茵的红色身姿穿梭于树林阴翳,踩着落叶,提着包欢愉徜徉在绿海花海,美得不像话。来来往往的行人视线多少投射在她身上,遇见熟悉的直接上来赞美一番询问去向,黎茵也只是回答出去见朋友,倒是引得旁人浮想联翩了。

她寻思着时间也快到了,拿出手机先和易丹程铮说一声,脚下的步子随之快了起来,直直往门口走去。

结果只顾盯着手机屏幕没注意路,突然和前面的人撞了一下,“啪嗒!”对方的一袋零食掉了下来。

“啊,不好意思我没看路,”黎茵连忙低身捡起袋子,把蹦出的零食装进后朝对方递去,“我一直在玩手机呢,对不……”

最后一个音还没有发出,就在见到面前人的脸时戛然而止。

黎茵定住几秒,反应过来后随手一抛,冷着脸目不斜视站起来擦肩而过。

还没走出几步,右臂就被身后的人拉住:“你要到哪去?”

声音带着年少的阳光,好听动人。

黎茵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扬臂甩开了束缚,静静的回视。

那是赵书铭,她的前男友。

赵书铭生的一副好面孔,既有朝气蓬勃的帅气,又兼备成熟稳重的俊逸,短短的碎发搭在额前,双目炯炯有神,此时正深邃地注视着黎茵。

不过可惜,黎茵已经免疫了。

“关你毛事”。她说罢,甩了甩长发,准备再度潇洒转身。

男生却是忽视了她的不待见,踱步又把她卡住,把刚刚的零食举到黎茵面前:“我给你带了些吃的,都是你喜欢的”。

他不由分说地强塞给黎茵,又特意指了指其中的一袋锅巴:“这个是新品,你之前朋友圈不是发过想吃吗?我给你带过来了”。

嗯?黎茵还没弄清自己已经把他拉黑了他哪来的消息时,就连人带物被赵书铭拉着往回走,零食在手,背包被换了过去。

“赵书铭你疯了!”黎茵拽住捁着自己的手,使劲往外扯,“都和你说了不要来烦我,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黎茵与赵书铭的纠葛始于高中也终于高中,她费尽心思追到了高岭之花,交往不到三个月就分了手。像是造化弄人,本来已经下定决心再不见他,可两人却偏偏考入一所大学,从那时起,就成赵书铭单方面追黎茵,而且一追就是四年。

本来该感叹天道有轮回的黎茵却是苦不堪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赵书铭开始定时送东西,不是吃的就是化妆品,或者各种毛绒玩具,还打听到她的生理日,一到点就送红糖送水送姨妈巾,准备的比她还勤快。

黎茵被逼的多次拒绝,结果却是越粘越紧。

男生在听到她的话后身形一顿,可速度依旧不减:“我知道,我会等到你重新喜欢的那一天”。

“那这辈子都不可能了!你快放手!”黎茵一边无用的挣扎,一边急的看手表,相亲快要迟到不说,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让她难堪的想自尽。

光天化日,拉拉扯扯…….药丸。

她现在就想一脚踹上去,不知道这人今天抽的什么风,看着硬得刚不过,黎茵只好软下语气:“赵书铭东西我收了行不行,你真的开放开我我马上要迟到了”。

“你要干嘛?”还是那句话。

你是老娘的谁管天管地还管我做什么?为了保证形象,她乖巧作答:“相亲,就快到时间了”。

很好,赵书铭想,怪不得今天穿了条红裙子。

然后下一秒,黎茵吼了出来。

“你打他了?”易丹啃着大鸡腿,瞪着大圆眼吃惊的看着闺蜜,然后又挑起一块鸡翅,沾了沾可乐,“还是他撕你裙子了?哇,大庭广众的露天羞耻play…我喜欢”。

黎茵一个爆头:“你可闭嘴吧!吃都堵不上你满脑子的黄色作料!”

现在是灯红酒绿夜生活的开始,地点,S市最著名小吃街,正对黎茵的小区。街市上热火朝天,叫卖声不断,烟气四溢,热闹非凡。络绎不绝的人群从一家店流连于另一家,街上的垃圾箱也堆满饭盒、塑料罐,牌匾灯光闪烁,长街在一片通明下熠熠生辉。

对于吃货的两人来说,每周来吃上一顿是极为享受的轻松。

“他直接把我扛起来带回公寓了”。黎茵灌了一口啤酒,夹起臭豆腐往嘴里送,“然后用我手机发了消息,还关了机”。

易丹和她碰杯:“这么狠的么?估计是听到你要相亲气急了,啊,好有小狼狗的属性呀。话说人家都坚持四年了,校草级的人物就为等你这一朵花,你就没有一丝丝的松动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黎茵眼神迷离,盯着手中的雪花,“我已经分不清楚了,所以还是不要再去耽误了”。

“你说了也没用啊,人家还不是不放手”。易丹啃完肉,再度伸向炸土豆,小嘴上吃的油亮油亮,腮帮子还鼓着没咽下去的食物,“那后来怎么解决的?”

“我报警了”。

“……”

“真的”。

“……厉害了”。

她一脸无语,看了看空的酒瓶,又喊老板上了一瓶:“对了,你妈那边怎么说的?她没找你的事么?”

“是程铮去解释的”。黎茵交代,“他直接和我妈说不用再处了,所以和我没关系了”。

“啊?”易丹一脸诧异,“他都和你没见过怎么得出结论的”。

“我们已经相互坦白了所以根本没事了,本来就不是喜欢的类型也就没必要发展。倒是你,”黎茵突然一脸猥琐,“劳烦你替我白跑一趟,下午感觉怎么样?”

易丹没听出她话里的歧义,还一本正经地分析:“开始我觉得这人没有话,就瞎扯了几句感觉还跑偏了。你发消息后,我想来都来了,午饭都没吃,就干脆吃一顿再走,他也没有意见”。她点着脑袋细细回想,“后来不知怎么就聊到他的生活,他在军队的过往,他和我说了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负,就突然觉得……他很老实,也有点可爱吧”。说完自己轻笑出声。

易丹眼睛亮亮的看着黎茵:“我们后来交换了下联系方式,以后可以一起出去军营玩。你不知道他现在是装修公司的,以后买房子装饰就可以找他帮忙了哎”。她还给了黎茵一个“我是不是很厉害”的眼神。

黎茵扶额,基友这回路…嗯,那还是先不要告诉她好了,只能说旁观者清吧,既然她自己看不清楚,那逗一逗她……感觉也挺不错的。

程铮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下午结束完相亲宴后他临时又接到公司的电话,抽身亲自陪了几个客户参加晚宴,磨磨蹭蹭就熬到这个点。

期间他和黎茵说明了下情况,解释解释清楚,在和老辈们糊弄一下,结果就收到他母亲的夺命催魂的连环call。酒宴上他有理由搪塞过去,眼下他人已经站在大门口,程家还灯火通明的一片,显然是在等他回来。

男人无声叹了口气,脚步沉重的朝前走去。

程家大宅位于城西,属于待开发地段。当初选择这一片主要是程父程母喜欢清静,看中了这里山清水秀,环境极佳,适宜养老。两人忙活了大半辈子,现在只想优哉游哉享享清福,共尝天伦之乐。

可是程铮老早就当了兵,很长的时间就待在军队里四处飘动,回家的时间也是挤出来,少得可怜,日日期盼终于等到他退伍接管父亲的公司,却一直没有对象,急得老两口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事主要还是程母焦虑,一天天看着附近带孙子孙女的老太太,把她想的真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为此,她没少嘀咕当初让程铮当兵的事。

程家祖上都是军人出身,中间到程铮父亲断了节,走了读书之路,考上大学不说还自主创业,成立了自己的装修公司,在业内混的风声水气,本来想一早就让儿子接手,可惜在程铮爷爷的影响下,儿子满腔的热情都献给了祖国,直到而立之年才被迫重返商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