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我的公强要了我高潮|放在里面一整天

更新时间:2020-10-17 16:40:21 作者: 来源:[db:来源]

杜梅余光看见了沈正:“你来干嘛,偷了李家的姑娘,你摊上大事了。”

沈正笑眯眯的说道:“谁说我偷人了,村长家的闺女也没你屁股大嘛,长期守着活寡,偶尔只能跟村长来那么一下,难道你就不觉得亏得慌?不如我来满足你。”

一听,杜梅心头镇住。

沈正的话句句在刀口上,村长李文中也不年轻了,自己的老公又对房事完全没兴趣。

要不是为了解除寂寞,她根本不会找那个半老头子。

文学

早就听说沈正的那个大的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一想,也对啊,李惜晴那么骚的小蹄子都能看上的男人,必定是男中之男。

不禁,杜梅朝着沈正的裤裆处扫了一眼。

别说,沈二娃的那个地方真叫一个大!

隔着薄薄的裤子,依然可以感觉到物体的结实和模糊形状,看来村里的人说道还是很有根据的。

沈正越过拿刀V字领口,看到杜梅雪白一片。

开商店的女人就是时髦啊,穿衣服都学城里人。

“你……你看什么。”杜梅把衣领合了合,显得很不好意思:“小娃娃一个,毛都没张全,乱个什么你。”

“嘿嘿!我没有乱看啊,我是有选择性的看。我只是觉得,你的衣服不太合身,你应该穿城里人的小一号胸衣,这样看起来会跟紧,也让男人看了更喜欢呢。”

“一边儿带着去,你懂什么,毛都没长全。”

沈正舔了一下嘴唇,匍匐在玻璃桌案上:“你怎么知道我没长全,你又没见识过。不如我让你看看我长的有多茂盛啊。”

如果是晚上,说不定杜梅还真的愿意看看,可这是在白天。青天白日的,让人看见多不好,村里人都要脸面嘛。

却在这时,门外有人进来了,是沈平。

兄弟和沈正关系最要好,是沈正的堂兄,前两天刚从城里回来。

沈平这个人做事地道,也从没亏待过兄弟,他跟了自己在外地发家的表舅,听说还做了个什么经理人,本来要沈正一起去的,沈正还没打定主意。

“沈正!你怎么在这里啊!”沈平异常激动,他就是来找沈正的。

“哦,是你啊,平子,你找我有事?”

“当然有事,大好事!”

“什么好事?给兄弟说说呗。”

沈平拉着沈正去自己家里,喝酒。从镇上买了不少菜回来,比过年还丰盛。

有酒有肉的,沈正自然不客气,端起杯子就喝:“你不是一直在城里干活么,怎么好好的回来了。”

是啊,这房子都有几个月没住人了,沈平一家都搬到了城里。

沈平干了杯子里的酒,乐呵呵的笑着:“听兄弟给你说啊。我在城里遇上一宗好事,有个外地来的女老板要在咱们村投资,建一个度假村,由我来当项目部的总司令。”

“什么?!”

怪不得这么财大气粗的。

“看来你小子是发达了,怎么?来我面前摆阔?”

“切。”沈平还很得瑟:“你以为我会闲的没功夫,回来就为了跟你喝口酒,说两句废话?”

“那还怎么?”

沈平的脸凑了过来,乐呵呵的:“我让你当我的副手,一个月三千块钱,怎么样?”

我去,一个月三千!比去镇上打工都强啊。

真的假的,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

沈正抿了一口水酒:“老兄,你这不是拿假话来忽悠我吧?咱们村能有什么地方值得投资的,就这破地方,你给人家钱还不愿意来呢。”

“呵呵。”沈平得意道:“这你就不懂了,村东头不是有块鱼塘吗?那是公家的,可大老板决定买下来,把那鱼塘连着东边的一片树林一起给砍了,做成旅游度假村,年底咱们镇就要通铁路了,到时候来这儿的游客多的事。家家户户都会有钱赚,我这是先来打头阵。”

沈正不懂这写道道,但听起来很有搞头。

“你们打算弄多少钱?”

“一千多万吧。”

“噗——”沈正哪里见过这么多钱,听也是头一会听说,一口酒都给喷了出来。

要知道,这一千多万是什么概念。

全村最有钱的人就是杜梅的丈夫,全家资产也不过十来万。

沈平接着说:“要是以后干的好了,有兄弟一句话,给你引荐大老总,那一个月三千块钱就是小意思。”

他怀疑有假:“需要我出钱?”

“不用,你别多心,一分钱都不用你出。再说你那点钱就干个屁啊,找个小姐都嫌寒颤。我这几天下来考察,看看路子,顺便找村长把地给买了。

为全村带来福利的好事,不相信他不干,一旦这度假村建好了,村里人找工作也不用出去了,还会有很多漂亮姑娘来咱们村打工呢,到时候你正好也找个老婆。”

“你来找我,就为了这事吗?那你给我打个电话就成了啊。”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沈平去找过一次村长,可能是话没说圆弧,让村长给赶了出来。所以才来找沈平的。

“村长都不肯,你找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刚听刘三说,你和村长的女儿李惜晴打的火热,真的假的?”

看这家伙骚气的眼神,沈正也知道他想说什么。

“你想让我给村长当女婿?”

“没有!”沈平立马摇头:“但李惜晴确实也喜欢你嘛,不然干嘛对你那么迁就。这次你就牺牲一下,去睡了她。回头啊,以李惜晴的脾气,还不得给他爹来个一哭二闹的,村长最疼爱女儿了,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那我也不能骗人家啊。”

沈平不爽了,敲击桌面,说的振振有词:“傻了不是,这怎么能是骗呢,这叫计谋。

我怎么能把兄弟往火坑里推啊,那个女人一看就是千人上万人骑的,我只是让你做点小小的牺牲。

如果不是兄弟我魅力不够,我自己都去找她了。”

这事可得好好想一想。

“你什么时候走?”

“当然就在事情办好之后。”

说完,沈平从口袋内掏出一个药盒:“这药是给女人吃的,不管她愿意不愿意,肯定变成一个荡妇,也省的你白费口舌了。”

这不行!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也可不是小人啊。

女人和男人之间,那事都是自己愿意的,哪儿能干这么龌龊的事。

再说了,李惜晴原本对自己也有那么点儿意思,何必救助于药物。

沈正推托了:“这不行,到现在你说的话我心里都没谱。万一你让人给骗了,我这就洗不清了,李惜晴这个人你也知道,她哪儿能善罢甘休,她爸一定会大张旗鼓的让我娶了她。怎么都不行!”

沈平没辙,掏出几张一百的票子摆在桌面上。

“看看,这钱买你一次牺牲,如何?”

这得有八百块钱,想来事情不会有假。

先不说两兄弟关系是铁打的,再说沈平没必要花钱给自己搞女人,这不合常理吧。

沈正拿了钱,干了杯子里的酒。事情就这么定了。

傍晚,沈正醉醺醺的去了李惜晴家,酒壮英雄胆。

李惜晴看到男人过来了,因为白天的事情反感:“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不怕村里人说闲话了?”

沈正撇嘴轻笑:“我今天就是要得到你,别人说什么,我才不管呢。”

李惜晴眼神突变,过来搂着他:“我的大英雄,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你这是喝酒给自己勇气啊,我担心你酒喝的太多,那个地方硬不起来。”

“呵呵,再硬不起来也能让你哭天喊地。”

二人进了房间,沈正没用药物,但他却如狼似虎的趴在女人身上。

女人的身体非常舒服,上去了就不想下来。

李惜晴这方面有经验,她干脆来了个坐姿,在沈正上面翻云覆雨。

好大……好舒服……”

可他们谁也没看见,窗帘没拉,在窗户外头,有一个手机正对着他们拍照。

做完了这件事,李惜晴依偎在他的肩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人了,你也是我的人了。”

沈正开始说自己的心里话,把沈平的要求都说了出来,不过是以他自己的口吻。

李惜晴听的入迷,手在沈正的物件上揉着,似乎还指望它再一次起立:“这事包在我身上,反正那几块地也没什么用。鱼塘好说,给钱就行,不过你赚了钱,可得养我啊。”

这才是沈正最担心的,他不愿意娶李惜晴。

“那……”

因为话语的迟钝,女人激动了,死抓了一把要紧的地方:“你不会就为了睡我一次把!”

“哎呀——疼疼疼!”

“你还知道疼啊。”

“快松手,捏坏了你就用不上了。”

“哼,就算我用不上,也不让别的女人用,它就是我的!”

“行行行,就是你的。”沈正现在也没办法了,跟上了贼船一样。不过先把事情定下来再说,以后娶不娶的,那是后话了,而且说不定还能有机会离开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外头漂亮女人多的是。

沈正在李惜晴家过的夜,爽是爽够了。

第二天一早,有人急匆匆的敲门,来人是沈平。

沈正知道李惜晴的爸不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过去开门:“这么早,你来干什么?”

沈平没有任何笑容,就是对他说:“你干就干了,怎么还把事情到处张扬呢?”

“什么……到处张扬?”

沈正完全不清楚状况啊。

根据沈平所说,今天一大早,就有好几张照片寄给当地的很多人了。全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收到了照片,那东西上不是别的,正是沈正和李惜晴发生关系时的高潮图案,能羞死个人。

这不,手里就有一张。

照片上,沈正躺着,脸很清楚,上面坐着李惜晴,狠狠抓揉自己的胸脯,身体因为享受而显得稍微扭曲,表情春意盎然。

“这——”沈正一把抓过照片,整个人傻眼了。

天呐,这是哪个畜生拍的照片,居然——居然这么下作,把照片传的满村都是。真是跳进黄泥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关键是,这还让沈正怎么在村里做人。

他愤恨的说:“是不是你拍的照片!”

这事除了沈平,还能有谁知道具体的时间。

“冤枉啊!”沈平皱着眉头:“我跟你是堂兄弟,我就是坑别人也不能坑你啊。不顾及兄弟情义,我还得顾及你爸和我爸的关系呢,这照片绝不是我的拍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发誓顶个屁用,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沈正一脸忧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事不止给自己丢人,也给村长家丢尽了脸面,他能绕的过自己?

沈平说一定去把这个家伙给找出来。

回到房间内,沈正把照片搁在床头,让李惜晴也看看。

李惜晴虽然豪放女,尤其是对面前的男人,可这种画面让全村的人都看到,真的不给人活路。

二人沉闷了一会儿。

最后李惜晴说道:“既然他们看到了,就让他们看。反正我是跟定你了,你穷也好,富也好,我都是你的人。”

沈正点燃一根烟,不爽的抽着:“哪个畜生敢在我头上动土,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要不……我给你出个主意?”

一个女人,能有什么好主意。

李惜晴轻蔑一笑:“谁要是敢嘲笑你,你就去睡了他老婆。”

“啊?!”

这话吓得人不敢相信啊,昨晚还说不让自己去碰别的女人的,现在又说出这种话,前后矛盾。

“你不担心我一去不返?我的能力你已经知道了,任何女人都会喜欢上我。”

“切,他们不要脸,那我也不要脸了。”

从李惜晴家李出来,沈正一直是郁闷的。去村头的路上,生怕和人撞见,可还是撞见了一个要紧的人,是吕青儿,这个大美女平时姿态高的很,此刻看沈正的目光却很萧条,仿佛在说:为什么那个照片上的女人不是我。

也许,这就是沈正自己的想法吧。

沈正给了对方一个微笑,灰溜溜走开。

不料,吕青儿喊住了自己:“喂!——你给我站住。”

“什么事?”

“你和李惜晴的事情……是真的?”

靠,照片都有了,还能抵赖不成。

沈正嗯了一声,还想走,被吕青儿上来拉住:“谁让你走了!”

“你找我有事儿啊?”

“哼,你和刘雪纯的事情让我给撞见了,我以为你会收敛一些呢。想不到你又去找那个骚货,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偏偏找李惜晴,你不知道她是二婚啊。还把照片传的满天飞。”

沈正有点恼火:“和你没关系,你不喜欢看不看就是了,我又没求你看。让开,我没功夫和你废话。”

“你——”吕青儿愤恨道:“那么个大美女等着你,你不知足,跟个傻子一样,白白让别的女人给睡了。”

听这口气,好像吕青儿希望自己被沈正睡一样。

因为沈正没给她好话,吕青儿气的转头就走,似乎是下地去了。

想来……这件事也是够窝囊的。

要是早知道吕青儿对自己有好感,那早就上了。

一个是黄花大美女,一个是被人上过的二婚女人,是个男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就算再不行,也得是刘雪纯这个保守秘密的女人啊,那对胸脯,可大呢。

哎!

这一天,沈正无所事事,也没心思做别的。

到了正午,他去田里,想着把碍事的稻草给清除掉。

他的田和吕青儿家的田挨的很近,住的也不远,所以才有那么多话来说。

正忙着手中的事情,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喊叫,女人的喊叫,有恐慌的声音。

沈正一想,大事不妙,赶紧过去看看。

就看见吕青儿一个坐在地上,铁锹丢在一边,死死捂着下半身,好像那里抽筋了一样。

“怎么了?”

沈正忙跑过去蹲下,发现一条黑乎乎的蛇从跟前溜走了。

怎么回事!

吕青儿不抬头,就像女人痛经一样抓着下半身。

沈正认定,这条蛇咬了吕青儿,可为什么是那个地方呢?难不成是女人在小解的时候让蛇给咬了一口?

很有这种可能哦,不过吕青儿用衣服挡着,看不出来。

“我来给你看看。”沈正弯腰过去。

“滚开!”吕青儿满脸疼痛和怒气:“我的事,不用你管!大可去找你的李惜晴好了!”

“说什么胡话呢,这条蛇可能有毒!”

“有毒也不关你的事!”

真是个倔强的脾气,沈正不管不顾,硬是拉开吕青儿的遮住下半身的手。

撩开衣服一看,还真是刚刚小解被咬到的,而且正是花蕾的中心地带。

被沈正这样看,吕青儿疼痛感稍有退却,脸红了。

“你……你干嘛啊你。”

“也许蛇有毒。”沈正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帮你吸毒。”

吕青儿嘴上说着不肯,可身体却很有主张,把双腿给岔开了。

第一次看见吕青儿这么羞臊,她那隐秘之处也比李惜晴更加富有吸引力。

但胸脯一定比李惜晴更加挺拔,毕竟是个雏儿。

“再不吸毒,可能出人命。”

吕青儿把脸摆向一边,用手遮住脸:“那……那你吸吧,闭上眼睛,不准偷看。”

切,你自己都闭上眼睛了,又看不到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