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男生说的想抱着你睡觉*口述和公乱受不了了

更新时间:2020-09-16 16:11:42 作者: 来源:

听到徐晴的魅声嘤咛,我当即口干舌燥,。

 <

 文学

 

偷偷踮脚来到窗帘后面,我透过玻璃窗的一角望向外面院子。

 

 

院子中,身穿白衬衣黑短裙的徐晴正弯腰半蹲,而她的身后则是她那近300斤的胖老公李双刚。

 

 

这时候,李双刚嘟哝着,“没事,那小子今中午被我找理由灌了一顿酒,现在早醉死成狗了!”

 

 

你麻痹,我说中午怎么突然找我喝酒还死命的灌我,得亏我当时装傻表示喝多了,要不然哪看得着这出精彩的美戏。

 

 

“老公,那也不行,咱们回屋子里,我……啊!咱们回屋……”

 

 

徐晴还在央求着,精致醉人的小脸蛋儿上写满了羞赧。

 

 

但李双刚所给予她的却是‘哧啦’一声,好好的一双透明丝袜竟然被彻底扯破

 

 

虽然愤恨于好白菜被猪拱了,但相比之下我更惦记着徐晴的娇媚身体。于是我蹑手蹑脚开门出了屋子,然后趴到他们屋外的窗下。

 

 

“老公,你别这样,你慢点……”

 

 

屋内传来两人带有急促喘息的房话。

 

 

悄悄的,我探出头,去透过窗子试探着观看那种旖旎美景。

 

 

万幸,他们背对着我,根本没有发现,得以让我‘光明正大’地窥视着。

 

 

但忽然之间屋内的声音却突然消失了,特别寂静。

 

 

我当时就吓傻了,卧槽,难道他们已经发现我了?!

 

 

正躲在窗下心惊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屋内响起了徐晴斥满安抚的声音,“没关系的老公,咱们再找找大夫,你一定可以的。”

 

 

我去,信息量好大,李双刚空守娇妻,却不能行人事,他那方面不管用!

 

 

随后的对话我没敢再继续偷听,因为我听到李双刚摔摔打打的下床了,显然是因为只能动口不能动手而心情不爽,所以我赶紧悄摸的溜回了屋内。

 

 

不多会儿,听到院门‘哐当’一声被闭合,然后李双刚那辆饱受肆虐的破电动车就吱呀呀的远去了。

 

 

这家伙这么有钱,但还骑电动车,真是抠门。

 

 

我心中暗自欢喜,欢喜李双刚那方面不行,我可能还有机会。同时却也替徐晴感觉到可怜。

 

 

然而就在我躺在床上闭眼装睡心中烦乱的时候,很是突然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终停在了我的房门前,敲门声更是伴随着试探性询问声的响起。

 

 

“小王,你在睡觉吗?”

 

 

我没答应,我不知道徐晴想干什么。

 

 

但下一刻我就知道了,因为,房门被从外面扭开了……

房门被推开,旋即有轻盈的脚步声响起,如猫捕鼠般小心翼翼。

 

 

最终脚步声停在我的床前,没有了任何动静。

 

 

我很紧张,躺在床上依旧闭眼装睡,完全不知道徐晴想要干什么。我

 

 

暗暗揣测着,她难不成是在之前发现了我在窗外的窥视?

 

 

正满心担忧的时候,耳旁再度传来声音,那是呼吸声,而且愈发的粗重和急促。

 

 

下一瞬,更是有一只温润玉嫩的小手,试探着轻轻触及我的胸膛。

 

 

因为天太热的缘故,我是光着膀子睡的,所以对于那只小手的温润爱抚感受得特别清晰,甚至于我都能隐约感受它的主人此刻非常紧张,因为一触即收,如同触电那般。

 

 

我想,我已经大概猜到了徐晴心中的想法,她怕是因为被李双刚的那一顿老猪拱白菜而拱得火烧火燎,可又得不到满足,所以才会来到我的屋子内,想从我这个年轻活力的身体上满足她最原始的渴望。

 

 

可就在我心中暗暗兴奋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的时候,她的声音响起。

 

 

“不可以的,徐晴你不可以这样,你不能对不起自己的丈夫……”

 

 

声音非常小,明显的是在自责,语气中更是充满了警告的味道。

 

 

可隐隐约约的,还有几分纠结的情绪掺杂其中,显然是渴望与理智此刻在她体内产生了交锋。

 

 

我没有动弹,依旧躺在床上装睡,我怕突然起身吓到她,毕竟偷偷进屋是件羞人的事情,万一造就个恼羞成怒的结果,那可就不好了。

 

 

“可是,我只这样,应该没什么的,这不算是背叛。”

 

 

屋内又响起徐晴小声的自我劝慰,旋即我的胸膛便再次感受到了温润小手的存在。

 

 

我偷偷眯缝瞅了一眼,这时候徐晴俏脸通红,耳鬓黑发乱垂。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大为兴奋,超级期待徐晴可以主动的做些什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竟然又产生犹疑了,在我屋内嘀嘀咕咕着‘不能对不起老公’之类的话,强行用理智去压渴求。

 

 

我都等的有些着急了。

 

 

但最终她也没敢对我做什么。

忽然之间‘咚咚咚’的敲门声骤然响起。

 

 

这紧急关头突然响起的声音当真是吓我一跳,令我下意识的就倒回床上再次装睡。不过在临合眼之前,我有见到徐晴那媚人的娇躯陡然一颤,显然也被吓着了。

 

 

再之后的具体表现我就看不到了,仅能从急促的脚步声中判断出她匆匆离开我的房间,然后往院门处走去。随后有隐约的对话声响起,好像是上门推荐什么物件。

 

 

这特么的,关键时刻坏我好事,如果趁着刚才徐晴兴起时我强行把她给扑倒,然后给予她最强烈最是狂风暴雨般的蜜爱,她十之八九是不会介意的。

 

 

可眼下……唉,除了一声叹息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多久之后,我的手机闹铃声也响了起来。

 

 

两点上班,一点半的闹钟,我现在必须要起床了。

 

 

关掉闹钟起身后,穿上衣服我走到了院中,准备去东墙角的水龙头那洗把脸。

 

 

可我刚出南屋门的,恰好就遇到徐晴的身影出现在西边浴室门口。

 

 

“你、你……你没喝醉?!”

 

 

徐晴看到我之后,很是惊慌,我知道她是在惦记之前在我房内的事情,所以我赶紧作出解释,表示我醒酒快,而且下午还得上班,所以就定了闹钟。

 

 

成功骗得她脸上的释然表情后,我又注意到她那张精致可人的白皙脸蛋儿瞬间变得红扑扑的,而原因想来就是她那双晶亮的水眸注意到了我某个地方的变化。

 

 

于是我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刚睡醒,所以……”

 

 

都不等我解释完的,徐晴就红着脸吱吱唔唔的表示没什么,然后低着头赶紧往她所住的北屋急走。

 

 

只是想来走的太急又心慌意乱,所以在我们即将错身而过的瞬间,她被进屋的台阶给绊了一下子,整个人更是发出斥满惊慌的尖叫。

 

 

“啊~!”

 

 

她这一声尖叫,可是让我瞬间就回忆起了先前她和李双刚在院子里时的动静。

 

 

那种旖旎、那种香艳,简直让我迷神而醉。

 

 

被绊后脚步不稳身形踉跄的她竟向我扑了过来。

 

 

恰好我刚刚迈动步子单脚撑地,结果她就重重扑进了我怀里,以至于我都没站稳,直接被她给压倒在了地上。

躺在水泥地面上,我双手张开有些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候的我能切实感受到来自徐晴娇躯的妩媚与妖娆,此刻我梦寐以求的女神正趴伏在我的身上。

 

 

我多想一把将她给拥在怀里。

 

 

可事实上这根本不允许,这是犯法的事情。事到临头我有些心怯,不敢纵欲莽撞行事,但女神的娇躯在我身上,如果不做点什么那也实在太亏得慌了,于是我故意扭动了几下。

 

 

“啊~!你别动,王、王军,你别动……”

 

 

我能从徐晴的动作上看到她数次想要挣扎起身,但却是起不来。

 

 

此刻徐晴那张美艳可人的精致脸蛋儿上已经挂满了醉人的红晕,鲜红欲滴。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大腿内侧忽然被狠狠掐了一把,那钻心的疼痛就跟拿铁钳揪着似的,当时就把我心中的旖旎念头给掐了个灰飞烟灭。

 

 

而罪魁祸首徐晴也趁机赶紧起身,眼神中斥满羞愤交加的色彩。

 

 

“王军,你太过分了!”

 

 

她迈步羞愤离开,更是要把这事告诉李双刚。

 

 

我当时就急眼了,李双刚那货还压我三个月的工资呢,万一真把这事捅出去,我特么白当三个月的牛马了!

 

 

于是我赶紧向她道歉,而且没有半分的遮掩本意。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你晴姐,我确实是故意的,这点我承认。可这事也真的不怨我,你实在太美太性感了,所以我才会忍不住做出那种放肆举动……”

 

 

在徐晴面前我连声道歉,诚挚表达我内心对她美的赞赏以及内心的小委屈,并竭力表明我是因为经受不住她性感的诱惑,所以才会作出那种过分举动。

 

 

万幸,好说歹说的,屋内这才传出她的声音,表示今天的事情暂时作罢,她也不会告诉李双刚,但让我以后规矩点。

 

 

还好,得亏劝下了,不然我那可怜的仨月工资就入了狗嘴了。

 

 

很是突然的,屋内突然响起了尖叫声,随即更是稀里哗啦桌椅倒地的声音接连传出。

 

 

我有点懵,不知道徐晴到底在屋内做什么了,竟然会闹出这么大动静。

 

 

“救命、救命!!!”

 

 

懵然中,徐晴惊惶急切的呼救声响起,我都来不及想的身体就已经冲了进去。

 

 

当我闯进她的卧室时,发现盛放花盆的红木花架已经倒地,其上的绿萝花盆此刻也已经砸到稀碎。徐晴正窝在旁边角落里,脸色煞白毫无血色,眸中斥满惊恐,握着原本她身上那件白衬衣,指向了我背后斜下方位置。

 

 

我迅速转身望去,恰好看到有只小老鼠‘吱吱’的窜出了门口……

 

 

我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耗子。凡是住平房的,谁家还能没有这种小动物啊!

 

 

但徐晴显然对耗子的恐惧至深,窝在角落里娇躯瑟瑟发抖。

 

 

她这是刚脱下衬衣想换衣服,然后就发现老鼠了,所以才会被吓到,惊慌中不小心弄倒了花架,最终才让我有机会,得以近距离观赏她仅戴一件文胸的娇媚。

 

 

看到这一幕,我的眼神火辣辣的。

 

 

而她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原本煞白的脸蛋儿,再一次通红通红的。

站在屋门口,我注视着窝在角落里的徐晴。

 

 

正在我不知该如何选择的时候,面色羞红如桃花的她赶紧双臂掩胸,原本被握着的白色衬衣也挡在了身前,不露部分的美好与曼妙。

 

 

“没、没事了,老鼠跑了,我没事了。”

 

 

徐晴羞怯的开口让我了然,她这是在下逐客令,只是没那么直接而已。

 

 

我点头应了声,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准备起身的她玉足刚刚用力撑地,便‘砰’的一下子再度摔倒,重重倚靠在了背后的桌子上。

 

 

与此同时,我还见到了她那张精致可人的脸蛋儿上写满了痛楚,纤白手掌更是捂住了左足的脚踝处。

 

 

“晴姐,你崴脚了?”

 

 

我低头凝视的询问中,她点头印证了我的猜测。

 

 

见到她又一次尝试起身左足无法发力后,我赶紧上前伸手准备搀扶她。

 

 

然而她却拒绝了我的帮助,并且眼神中带有羞涩的味道,显然是仅穿着文胸的她羞于跟我发生肌肤的接触。

 

 

“那你扶着我的手臂好了,借力到床上去坐下。”

 

 

在我伸手当出人形拐杖后,她这才扶着我的胳膊,勉强坐到了床上。

 

 

不过看起来她依旧很痛苦,甚至还愈发强烈,额头上都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在她垂腿坐在床上后,我蹲在了她的身前,更是动手握住了她的左脚。

 

 

“晴姐,我父亲生前是村里的推拿先生,多少我也懂些手艺。崴脚这件事情可大可小,重则成为跛子,轻者也要几天不敢触地,我帮你检查下。”

 

 

嘴上说着这些的事情,我心中没有半分旖旎,甚至可以说是极为庄重。因为我没有骗她,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想来她也是见到了我的凝重,所以轻轻应了声。

 

 

将那只白皙嫩足握在手中后,纵是心中没有旖旎,我也依旧感受到了那只嫩足的温润与柔软,皮肤白皙温润如玉,指甲圆润光亮,脚心的肌肤嫩的如同婴儿的小屁股,甚至连脚后跟处都没有半分死皮,完美的如同一件艺术品。

 

 

如果不是需要检查脚踝伤处的话,我想单是这只脚就足够我把玩欣赏许久。

 

 

收起微微泛起的涟漪,我赶紧仔细帮她检查。

 

 

还好,经过检查发现只是轻度的位移而已并不严重。

 

 

当然了,这种情况去医院的话少不了正骨贴膏吃药休息几天,但在我这却算不得什么。

 

 

于是我搬了把凳子,将她的左腿搭在了我的腿上,在她的脚踝处开始施展老爹留下的推拿手艺。

 

 

只五六分钟的工夫,徐晴就感受到了明显的效果。她惊讶的告诉我说,竟然感觉到脚踝的伤处疼痛减缓了许多,并且赞美我推拿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我知道她之前肯定是心怀对我占她便宜的猜忌,所以这赞美声声中才会带有一股致歉的味道。不过我并不介意,我更希望通过这件事能让我跟她之间拉近距离。

 

 

事实上随着推拿的继续,我们也确实展开了闲聊的话题。只是闲聊的内容比较少,而且她始终拿白衬衣捂着胸前,场面确实有些不太适宜于聊天。

 

 

尤为重要的是,因为她一条腿在床一条腿在我膝上的缘故,导致裙底洞开,所以我能够清晰看到她那两条光滑修长的美腿。。

 

 

心泛涟漪,口上忍不住的也就生了旖旎。

 

 

我对她赞美道:“晴姐,你的腿真美,脚也美,美的就像是件艺术品一样,而且是出自绝世大艺术家的手中,你就像是天地自然雕琢出的珍品。”

 

 

这种赞美的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好像夸的太狠了。

 

 

果然,徐晴脸上也泛现出了羞赧的色彩,但随即她有低声嗔道:“别胡思乱想。”

 

 

想不过我并不介意,我认真的对她说,“晴姐,我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没有半点胡思乱想。你全身上下都美,美的就像是仙女一样。而且在我心里,你始终都是女神般的存在,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会像你一样好看……”

 

 

我对徐晴说了很多,多到她整个人显得特别不好意思。

 

 

望着面色羞赧如花的她,我再度怦然心动了,而且色胆也忍不住的大了起来。

 

 

盯着她水漾波纹的眸子,我小声说道:“晴姐,跟你说件事情,你别生气。”

 

 

“嗯?”她有些好奇,“你说。”

 

 

我稍稍闷了会儿,随即边按着她那双玉嫩的香足,边小声说道:“我有时候实在忍不住的时候,那里憋得慌的时候,脑子里就会浮现你的身影……”

 

 

“啊?!”

 

 

徐晴羞疯了,单从她那通红的耳垂上,我都能感受到她此刻脸上是有多么的火热!

随后,她又问我,“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

 

 

我很诚实的对她说,“我家是乡下的,现在结婚城里得有楼房而且名下还得有汽车,我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劳保都没有,哪个女孩愿意跟我,哪个父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跟着我?”

 

 

“唉!”徐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现在的社会,真是变了。以前是情谊至上,现在是利益至上,人与人的婚姻更像是一场利益的交换……算了,不说这个了。刚才你说没有劳保?没关系,晚上我跟双刚说下,让厂子帮你交上。”

 

 

对于徐晴的好意,我连声拒绝,“别,李总这人心眼……说了你别生气,心眼真的有些小,万一你这一提他再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影响了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那也太不合适了。”

 

 

我的话,换来了徐晴又一声的长长叹息,不过叹息之后却没有再就劳保的事情说什么,显然是我说的话换来了她内心中的认同。

 

 

不过随后她告诉我说,其实她家也是乡下,当初她母亲得了重病需要许多钱救治,恰好李双刚在追求她,又为她母亲垫付了诸多的医疗费。她无法偿还那些救命钱,又感觉李双刚对她真的很好,所以就跟他结婚了。

 

 

徐晴透露出的信息就只有这些,但她没有透露的我也清楚,她真正想说的是,没想到李双刚根本就不能行人事。只是这话她不好意思说出口,也不能说出口,所以才会如同此刻这样显得有些小委屈……

 

 

大约十几分钟后,我推拿结束,她重新下地,脚踝的伤患彻底消除,不留任何遗症,这让她再度赞美起了我的推拿技艺,并且向我表示感谢。

 

 

这空口白牙的道谢,也体现不出个诚意啊,于是我主动试探着提起,“晴姐,你能不能送我件你不穿的内衣或者丝袜……”

 

 

说这话的时候,我显得特别羞赧,特别不好意思,一副大老实人的模样和口吻。

 

 

徐晴听到这话更是瞬间变得脸色通红,她很明白我要她的内衣或丝袜做什么。但在羞涩中沉默了近一分钟后,她还是从床上摸起了那双肉色的长丝袜递给了我。

 

 

随后,她羞声说道:“这个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别误会,我们不可能发生什么的。我只是不希望走上弯路,所以、所以……才会给你。”

 

 

羞声解释完,她又赶紧补充道:“对了,用完记得还给我,我得监督着你,不能让你恣意的做那种事情,次数太多的话会伤身子的。”

 

 

真是个善良的女人啊,连这种事情都替我考虑到了,真好。忽然之间,‘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而且这次敲门的显然不再是上门推销,因为有人喊‘李双刚’。

 

 

意识到敲门者是李双刚的朋友,徐晴当时就吓坏了,赶紧把捂在胸前的白衬衣穿上,更是急切的往屋外推搡着我,显然是怕别人见到我们在一起产生误会。

 

 

可我特么还没拿上那双肉色丝袜呢,你让我拿上啊!

 

 

没给半点回身的机会,徐晴就把我给推到了屋外。

 

 

很无语,我只能回到自己屋子收拾收拾,准备到点上班。

 

 

临出门时我见到了来人,确实是李双刚的朋友,刘振,也是家机械厂的老总。

 

 

听他跟徐晴的谈话,好像是李双刚让他带什么东西来家里的。只不过见到我的眼神时有些畏畏缩缩的,仿佛偷了人家裤衩又见到了本主似的。

 

 

你一个老总,怕我个干活的干毛,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在这租住。

 

 

骑着电动车,出门后我往厂子的方向去了。

 

 

只是路上越想越不对劲,且不说刘振这家伙风评不太好,对女人色到要死要活的,单是他那临进门时看我的畏缩眼神,就足以让我对他登门的动机产生怀疑。

 

 

到了厂门口后,那种怀疑愈发的强烈,于是我忍不住的又调转车头骑车回家了。

 

 

哪成想还没来得及进门的,我就听到了院子内的、属于徐晴的旖旎声音——

 

 

“我好难受,我真的好难受,快给我……”

听到这源自徐晴口中的旖旎声音,我当时就懵了,下意识的认为是她跟刘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这让我心里莫名的疼了一下子,如同针扎。

 

 

但以她的为人,我又总是觉得不太可能,于是放停电动车后我悄无声息的进门了。

 

 

蹑手蹑脚的回到院内,我看到了背对着我的刘振,以及面对着我的徐晴。

 

 

这时候刘振正兴奋的往嘴里倒着什么东西,含糊不清的说着‘稍后弄死你’之类的话语,想来是类似于万艾可等药物。而徐晴则表现的……有些魔障。

 

 

她此刻脸蛋儿通红通红的,不是因为羞涩,更像是一种病态的被撩骚到极致的红。

 

 

同时,我注意到她的双眼,此刻那双眸子里那还有半分先前的晶亮,有的仅是一种醉酒般的迷离神散,纵然是在面对着我也依旧没有任何反馈,感觉就好像是睁眼瞎一样。

 

 

我都懵了,完全不了解她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跟刘振之间的奸情使然,还是她受到了某种意外的影响?

 

 

直至看到水泥地面上的一个饮料空瓶,以及听到刘振口中的话,我这才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刘振咬牙切齿的发着狠,“之前我多次勾搭着你让我弄弄,你偏不,今天怎么样,一瓶加了料的饮料就把你弄到手了,还让你哭着求着的让我弄!”

 

 

他还在兴奋中狠狠地说着什么,但我却无心再听下去。

 

 

我说刘振先前来的时候眼神躲避如贼,原来真的是来行贼事的,只不过却是个大色贼,他是带着饮料过来骗徐晴喝下,然后想趁机跟徐晴发生关系的!

 

 

这个狗东西,听他的话他显然早就打起了徐晴的主意,只不过被徐晴一直拒绝,所以怀恨在心又色字当头的他弄了加药的饮料,骗徐晴喝了下去,才会导致眼前这放浪的一幕出现。

 

 

眼瞅着他低头扯起了腰带,我当时就急眼了。别说徐晴是我心中的女神,我对她有所觊觎,即便是个普通女人,我也见不得有人靠这种龌龊手段去占有!

 

 

于是我二话不说大踏步的冲了上去,铆足了力气对着刚刚回过身的刘振就是劈蛋子一脚。这一脚我可真是用足了老劲,估摸着就是根手腕粗的小树都能踢断。

 

 

而这么大力气带来的结果,就是刘振当时就把脸憋成了绛紫色,额头更是瞬间见汗珠,双手捂着裤裆放慢动作似的跪倒在了地上,随即脑门子更是接触地面,看起来就像是在给身前的徐晴磕头赔罪似的。

 

 

不过下一瞬他就倒在地上,弯腰蜷腿的好像一只大虾米,眼睛紧闭额头凸显青筋,显然是痛苦到了极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