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挺进去她紧紧的肉洞_武侠仙子玉臀

更新时间:2020-09-16 16:05:21 作者: 来源:

可就在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文学

“华哥,我……”

 

眼前的一幕,让我们三人都很尴尬,尤其是我,冷汗已经流了出来。

“丽丽,你听我说,我……”

 

我话还没说完,就见唐丽丽已经关上门出去了。

 

这下可尴尬了,如果她出去胡说八道,那就糟了。

 

只见岳母一脸的幽怨,知道今天可能是玩儿不成了,她穿上衣服,系上了拉链。

 

“华子,你慢慢吃,妈就不打扰了。”

 

岳母肯定也怕了,如果让外人知道我们俩偷情,那事情传出去,我和老婆要离婚,岳父也一定会把她逐出家门,我们刚刚是被性爱冲昏了头脑,现在才是理智的。

 

眼看着岳母走了,我也开始心慌起来。

 

本来打算把唐丽丽的卡片视而不见,可是现在倒好,今晚我一定要跟她见一面了。

 

这小妞要是把事情说出去,我以后一定会被千夫所指,万人唾弃,就连岳母也会晚年不得而终,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大不了,我牺牲色相,和唐丽丽发生点儿什么,堵住她的嘴。

 

反正她长的也不赖,身材还好,还略显清纯。

 

不知不觉,我发现我对唐丽丽感兴趣了。

 

下午,我早早下班,并且约了唐丽丽在迪慢酒吧见面。

 

那酒吧距离武馆不远,我们俩也方便暧昧,毕竟那是纸醉金迷的地方,也没人会怀疑什么。

 

很快,我到了酒吧,在一个卡位坐下了。

 

唐丽丽本来就暗恋我,现在被我一约,马上就屁颠屁颠的来了,通过岳母这件事,我渐渐的明白了,女人都是寂寞的,我相信唐丽丽不光是爱上了我功夫好,她更想体验的,是我的床上功夫。

 

“华哥,你这么早就来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唐丽丽很开心,而且就在我身边坐下了,她很羞涩,脸色绯红一片。

 

“是啊,和你这样的小美人儿见面,我能不急嘛!”

 

我再一次的挑逗了她,她的脸更红了,平时在办公室挑逗挑逗也就算了,现在可是酒吧,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最容易意乱情迷,加上我说点儿骚话,唐丽丽很快就心神荡漾了。

 

她笑眯眯的说道:“华哥,你找我是不是有事啊?”

 

她应该已经猜出来了,是今中午的事。

 

“是啊,丽丽,有个事,我想跟你说一下,今中午……”

 

我话还没说完,只见唐丽丽脸色一变,低声说道:“华哥,我都知道了,那女人不是你老婆,她……她是你丈母娘啊,你怎么能和她干这事?”

 

“丽丽,你知道到的,男人嘛,有时候总是抵不住诱惑,这件事,影响了我的生活,你要是说出去,恐怕我这辈子都没脸活下去了。”我开始玩起了苦肉计,既然她暗恋我,那我就博取她的同情。

 

唐丽丽看我这么慌,急忙解释道:“华哥,我……我就当没看见吧!”

 

“那就好,丽丽,真是谢谢你了。”

 

被她戳穿了这等丑事,我心里当然慌,但是她答应我不说了,我又有点放心了。

 

我们很规矩,而且相敬如宾,但是这时,丽丽却说道:“华哥,这事我不说出去也行,但是你得帮我一件事!”

 

“啊?”

 

我愣住了,原来她这么痛快的答应我,是有条件的。‘

 

“丽丽,你说,华哥尽力帮你!”

 

看来,唐丽丽不简单,她竟然想用这件事威胁我。

 

“华哥,我想让你答应我两个条件,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

 

唐丽丽笑了笑,脸上少了几分稚色,倒是多了几分阴险。

 

“你说!”

 

事到如今,我不答应也不行了啊!

 

“华哥,我在你手底下干了一年多了,工资却一直没提上来,你说……”

 

“丽丽,你放心,明天就给你涨工资,暂定两千!”

 

我拍着胸脯,打着保票,她不过是我的助理,平时闲来无事就喝喝茶,和同事们八卦,比我都清闲,现在还要求涨工资,一般情况下,我真考虑把她开了,但是她现在捏着我的把柄,我

 

忍,我必须忍下去。

 

“还有个事,华哥,我……”

 

唐丽丽还没说完话,只见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还指着我喊道:“卧槽,华哥,好久不见

 

啊!”

 

来人穿着一身工作服,西装革履,看他手上的腕表,就得值个十万八万的,我肯定是戴不起这么贵的表,而且看他这气质,就像是个暴发户,一看就是最近才暴富,不知道钱怎么花了。

 

我没认出来他是谁,但他却自我介绍了。

 

“华哥,是我啊,周通,你忘了我了?”

 

被他这么一提醒,我想起来了,这不是我高中同学嘛!

 

当年我功夫就不错,经常跟师傅学习虎爪拳,那时候,周通是我们学校的小霸王,整天欺负人,后来得罪了我,他的十多个弟兄全被我打趴下了,从那以后,他就开始佩服我了。

 

这一晃,五六年没见了,真是巧了。

 

“周通,我记得,小霸王嘛!怎么?最近做了什么大买卖,这么有钱,连金表都戴上了!”

 

很正常,混得好的同学,我多巴结巴结,说不定还能多招揽他的朋友来我的武馆学拳呢!

 

“我啊,我哪有什么出息,我在这儿看场子呢!”

 

原来是看场子,听说酒吧里有些色情交易,能捞金,看来,周通应该是捞了不少了。

 

“混得不错!”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毕竟当初我比他混得好,他都是跟在我屁股后面喊华哥的,我相信现在他都阴影,是被我打出来的阴影。

 

“这……是嫂子?”

 

周通看到了我身后的唐丽丽,倒是十分感兴趣。

 

唐丽丽脸红了,我们俩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她暗恋我,现在被人这么一说,她真以嫂子这个名讳自居了,还冲着周通笑了笑,并没有解释我们的关系。

 

周通的眼睛在唐丽丽身上快速打量了一番,对我说:“我跟这儿的老板很熟,我给你们找个好位置。”

 

说着,周通叫了一声他的跟班!

 

“小胡,去给华哥找个好位置,他以前可是我大哥,别给我丢脸。”

 

小胡很会办事,年纪也不大,身材也不错,就是长得猥琐了一点,刚才我注意到,他一路走来,都是盯着唐丽丽的大腿看的,如果我不在的话,估计他都能摸上去。

 

随便找了个半环形的沙发,有张桌子,周围有帘子割开。

 

这种房间,通常是给约炮人用的,一般在这儿聊好了,不用去开房,在这儿就能开干。

 

“华哥,这妞你上过没?”

 

周通显然很感兴趣,还故意冲我使了使眼色。

 

“没呢!没来得及!”

 

我只能否认,因为我的确没上过她。

 

这时,周通从兜里掏出了一小瓶液体,笑道:“华哥,别说哥们不孝敬你,这是猫女迷情水,只要你点上几滴,她绝对会乖乖就范,而且会变成一个不要脸的荡妇!”

 

“真的?”

“放心,你弟弟我是不坑你的,别看她外表清纯,骨子里一定很骚,一搞起来,肯定不要不要的。”

 

周通的确很有经验,竟然能看出来唐丽丽是平时青春,身体却很敏感的女孩。

 

听他这么一说,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觉得很性奋,他肯定是把唐丽丽当成是随便的女孩了,毕竟他一直在混,可能觉得我也是应该和他一样,有点不良少年,小痞子的味道。

 

“华哥,这药很管用,吃下去就会意识模糊,身体马上就会有反应,你趁机开发她,保证她又骚又浪!”

 

不错,我正有这个想法,唐丽丽刚刚还在威胁我,我不给他点儿颜色看看,恐怕她真不晓得怎么回事了呢!

 

于是,我接过了迷情水。

 

拿着药,我的良心有点自责,但是我还是决定试一试,毕竟这太刺激了。

 

“药力很轻,不会伤身体的,华哥,你慢慢玩,水酒和果盘,我马上送来!”

 

周通走了,我看到唐丽丽正在那四处张望,她自己坐在那,好像觉得很寂寞,于是,我端着一杯酒,下了迷情水,朝着唐丽丽走了过去。

 

“敬你一杯,感谢你帮我保守秘密!”

 

我把酒水递给她,真怕她不喝,但可能是我想多了,唐丽丽暗恋我,也正因为如此,她不认为我会害她,对我一点儿防备都没有,迷迷糊糊的喝了大半杯,脸色马上泛起了桃红。

 

“华哥,你们刚才聊什么了?”

 

唐丽丽很好奇,她也不经常来酒吧,总感觉我突然变痞了。

 

“他夸你性感!”

 

“你骗人,你们一定在说我的坏话!”

 

被我这么一夸,唐丽丽脸红了,甚至还扑到我身上,跟我嬉闹起来,我更是顺势抱住了她。

 

不知道是不是药力的作用,唐丽丽被我一抱,轻哼一声就缩进了我的怀里,脸上更是一副迷

 

失的样子,看得我热血沸腾。

 

这时,酒吧里的人渐渐躲了起来,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空地上,小舞台上,钢管舞,脱衣舞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我发现唐丽丽的身体很热,双眼有些迷离,软软的靠在我怀里,看来,药力果然起作用了。

 

现场很吵闹,没人注意到我们,何况,这个卡座还有帘子,外人根本看不见。

 

于是,我抬起唐丽丽的下巴,吻上了她的小嘴,她立刻有了反应,还跟我热吻起来。

 

我享受着唐丽丽柔软的嘴唇,和灵巧的舌头,一手在她后背上抚摸,另一只手则是探在她的胸口上游走。

 

当我的手落在她的胸脯上,隔着衣服,轻轻摩擦时,唐丽丽的反应更加剧烈,主动将身体贴近我,让我方便抚摸她。

 

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不会这么放纵,但是现在,在药力的作用下,她竟然开始主动配合我,

 

嘴上也更卖力的跟我舌吻,把我的舌头咂的酥酥麻麻的。

 

这时,我眼光一扫,正看到外面有人在偷看我们。

 

我不在乎这些,反正她又不是我老婆。

 

于是,我手一滑,就伸进了她的裙子里,抚摸着她的屁股。

 

这么摸着不太方便,我还悄悄地拉起了她的裙子。

 

她是侧着依偎在我怀里的,以至于我很轻松的就拉起了她的裙子。

 

渐渐地,唐丽丽的美腿完全暴露出来,就连内裤都暴露出来了。

 

她还好不知情,只是忘情地呻瘾,求我摸她的奶子。

 

不管外面的人是谁,他都要感谢我,是我让他大饱眼福的。

 

我更加过分了,把她的肩带一拉,奶子就跳了出来,粉红色的奶罩和外面一大片嫩白的乳肉完全暴露出来。

 

我捏住了她的右胸,一挤,竟然还有汤水呲出来,简直把我的给迷坏了。

 

和她在一起共事一年多,真是白混了。

 

我瞥向帘子那边,偷窥的人已经不见了,这让我有些失望。

 

这时,我看周通和小胡正朝着这边走来,一个邪恶的念头再次闪过我的脑海,反正唐丽丽已

 

经意识模糊,既然如此,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就便宜一下猥琐的小胡吧!

 

“小胡,你过来!”

 

见我叫他,小胡马上毕恭毕敬的跑过来,还笑问道:“华哥,您有什么吩咐?”

 

“我肚子疼,想去趟洗手间,留她自己,我害怕有人动手脚,你帮我照顾下她!”

 

小胡看向唐丽丽,那花白的乳肉正露在外面,那内裤已经暴露在她的视野当中,我就不信他下面还没反应。

 

“华哥,你就放心去吧,交给我了!”

 

我笑着走开了,而小胡则是一头扎进了卡座。

 

没多一会儿的功夫,我悄悄地回来了,正看到小胡坐在唐丽丽的身边,还用手拨开了她的胸罩,连乳头都在她手里把玩了。

 

干!

 

小胡果然很猥琐,看来好戏要开始了……

见唐丽丽依然没什么反应,小胡更大胆了,她抓住唐丽丽的胸脯揉搓起来。

 

真是色胆包天,连他的老大周通都对我毕恭毕敬,他竟然敢玩我带来的马子。不过,我非但不生气,反而还有点性奋,希望他能再接再厉。

 

小胡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想法,伸出手去扒唐丽丽的内裤,我在这里看的清。

 

唐丽丽的幽径绝对被他看到了,可这时,周通来了,我急忙躲开了。

 

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我瞬间傻眼了。

 

卡座里多了是那个人,他们三个好像是酒吧里的客人。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是唐丽丽。

 

她坐在三个男人中间,昏昏沉沉的,依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只见三个人围着唐丽丽,其中一个坐在她身下,抱着她,搂着她的小蛮腰在她的脸蛋子上,

 

脖子上胡乱的又舔又亲,甚至还撬开她的贝齿,乱搅一气。

 

另一个人则是坐在另一边,两只手伸进她的衣服,抚摸着她的两团白花花的乳肉。

 

这样摸,真的很刺激吗?

 

最后一个人更没闲着,她竟然伏在唐丽丽的跨间,一只手拨动她的小豆粒,舌头也不自觉地舔了上去。

 

被这么多男人玩弄,这骚货一定很爽吧?

 

威胁我,这就是代价。

 

“哥几个,你说谁把这么正点的妹子留在这儿了,真是爽死我了。”

 

正在摸唐丽丽乳肉的男人笑道,他很猥琐,而且还更加过分的解开唐丽丽的衣服。

 

“不要……啊……恩……”

 

是唐丽丽的声音,但是,她刚发出声音,就又被人堵住了嘴。

 

“嘿,你们干嘛的!”

 

小胡回来了,似乎还挺着急,应该是怕我回来吧!

 

三个人玩的这开心,突然被小胡喊了一嗓子,他们也知道小胡是看场子的,得罪不起,于是,他们灰溜溜的跑开了。

 

此时,唐丽丽的乳肉整个露在外面,内裤已经挂在了腿弯处,黑漆漆的森林正在她的幽径之上,显得很诱人,是个男人就抵挡不住她的诱惑。

 

而此时,她依然闭着眼睛,昏昏沉沉的任由小胡在她身上游走。

 

打开时怕我会回来的原因,小胡故意朝着洗手间瞅了一眼,帮唐丽丽整理好衣服了。

 

此时,周通整好了,正好撞见了我。

 

“华哥,药力发作了没?”

 

周通好像挺关心这件事,关心的问着我。

 

“没事,小胡在那看着呢,我肚子疼,想去趟厕所。”

 

于是,我又去了卫生间,而此时,周通则是奔着卡座去了。

 

我知道周通一定没安好心,于是跟了上去,果不其然,他和小胡搀扶着唐丽丽朝着一个包房走去。

 

包房的门并没有关严,只见唐丽丽正躺在一条长沙发上,胸罩和内裤,以及裙子全部被扔到了桌子上,两个色狼正在欣赏唐丽丽的身材。

 

草!

 

这两个家伙好像要玩狠的了,他们想上了唐丽丽。

 

老子还没碰过的女人,倒是被他们先上了,真几把可惜。

 

“华哥,这样不好吧!华哥知道了,会不会找我们算账啊!”小胡有点害怕,毕竟他知道,

 

连周通都怕我,他一个小喽啰,当然更害怕了。

 

周通猥琐的笑了笑,骂道:“草,本来我也不想的,可是这妞真他妈太骚了,穿的还这么性感,我把持不住啊!”

 

“这……”

 

小胡还是很紧张,不敢下手。

 

“怕什么,反正她吃了药,我们只是借来玩玩而已,玩完再还他!”

 

周通真把唐丽丽当成是随便的女孩了,而且已经把持不住了。

 

“华哥不会找来吧?”

 

小胡到底还是怂,可能是被人打怕了。

 

“草!你可真没种,没事,我会派人安抚住华哥的,我们慢慢玩!”

 

说着,周通上前将唐丽丽抱起来,嘴唇直接压上她的小嘴狂吻起来,一边吻还一边揉搓着她34c的奶子。

 

他就像揉面团一样,把它搓扁,又把她的小豆粒夹在手里玩弄。

 

“这奶子真他吗漂亮,还这么有弹性!”

 

说完,他把唐丽丽的一只乳球含在嘴里,咂的啧啧有声,恨不得整个吞下去。

 

小胡见周通已经上手了,也不客气,把唐丽丽的高跟鞋脱了,还闻着她的小脚,一点点的舔着,白皙的美腿全是小胡的口水,直到他吻到了唐丽丽的幽径处,他就更卖力了。

 

看到这一幕,我硬的不行,唐丽丽到底还是我的助理,被他们这么晚,该不会想不开自杀吧?

 

这两个混蛋,真他娘的不是人。

 

“恩……不要……啊……好爽……华哥呢?我要华哥干我……你们滚开……”

听到这话,周通和小胡都吓了一跳,他们不敢相信,唐丽丽竟然看清了两人,甚至还有点想做无畏的抵抗。

 

“通哥,她……她好像记住我们两个了,怎么办啊?”

 

小胡又害怕了,他知道我现在是武馆的教练,身手不是一般的好,打他这种小虾米,不过是三拳两脚的事,所以他现在很怂,甚至一想到事情败露,他就浑身打哆嗦。

 

我以为他们会因为我的面子,就此算了,谁能想到,周通竟然拿起了手机,还打开了录像功能。

 

“小骚货,过来吃我的大几把!”

 

唐丽丽听见了,而且像个性奴一般,像母狗一般爬了过来,扒开周通的裤子,小嘴当时就含了上去,真他娘的听话,我还没品尝到这个极品女人,竟然被周通他们先享受了。

 

本来应该生气才对,但我一想到唐丽丽刚刚威胁我,现在被别人逼着口交,我就觉得解气,

 

真他娘的刺激。

 

“通哥,这真的行吗?”

 

小胡还是有点怕,出来混社会的,还这么怂,真是少见。

 

但是,周通有些不耐烦了,他当即喊道:“你干不干?不干滚出去,这么怂,出去以后别说是跟我混的。”

 

小胡也不是傻子,他当然明白,他现在的一切都是周通给的,要不是周通收留他,他现在还在外面扛水泥呢!

 

“通哥,我干!”

 

听到这话,周通才讲讲满意,他笑眯眯的说道:“这才对嘛!”

 

“你看,这小妞的下面的这么柔软,唇瓣的颜色又这么浅,依我看,她肯定没做过几次,今天我们绝对是捡到宝了。”周通这家伙的确很有经验,也是骚女配上了贱男,正如了他们的意。

 

说完,周通直接吻上了唐丽丽的幽径,跟吃乳肉一样,恨不得整个吞下去,对着唐丽丽的下阴又舔又吸。

 

唐丽丽被这样的刺激弄得受不了了,嘴里不停地发出诱人的呻瘾,上身更是不自觉的扭动,

 

两团柔软的胸脯正在空气中晃动,见状,小胡也不客气,把唐丽丽的双乳揉在手里,恨不得挤出奶汁来才算完。

 

“不要……求你……我喜欢华哥……我要成为她的女人……我爱他……”

 

看来,唐丽丽还是有些意识的,她知道自己正在被瘾弄,只是因为药力的作用,她的身体很需要安慰,所以现在也正在求欲的阶段。

 

周通可不管那么多,他挺起自己又黑又长的大家伙,立即将棒头顶在了唐丽丽的唇瓣间。

 

“小骚货,还敢提华哥,我问你,是不是想要了?”

 

见唐丽丽不回答,周通下身一挺,猛的挤进了唐丽丽的幽径之内。

 

“不要这样……不要……啊……好爽……”

 

唐丽丽已经语无伦次了,她嘴上还说着不要,可是身体却很诚实,她现在已经被那强大的性欲所占有,一式也渐渐的模糊,可以这么说,她现在很希望有一根家伙去抚慰她,不管是谁的。

 

听见唐丽丽那娇滴滴的声音,周通将整根家伙都塞了进去。

 

“啊……”

 

被周通突如其来的攻击,他娇吟道:“啊……好大……好深……好厉害……要破掉了……

 

啊……”

 

嘿嘿,终于被干了,让你威胁我,今后我看你还怎么做人。

 

周通正在拿手机录像,我也不例外,这也是我反败为胜的资本,我拿起手机,一边享受着视觉上的冲击,一边又拍摄下来他们的所作所为,我要是传到网上去,估计唐丽丽也会身败名裂,

 

以后嫁人都是问题。

 

既然她威胁我,那我也用这段视频威胁她。

 

此时,唐丽丽突然没声音了,只见小胡也没闲着,脱掉裤子将棒子塞进了唐丽丽的嘴里。

 

不晓得是不是药力的作用,唐丽丽不是被动的给人口交,而是主动地去吸吮,还咂的啧啧有声,简直瘾荡极了。

 

“草,这骚货真是太紧了,我受不了了!”

 

周通猛地干了几百下,速度很快。

 

“噗呲!”

 

他射了,射了唐丽丽一身。

 

“啊……人家……还要……”

 

唐丽丽果然欲求不满,她还想被干,看来,药力还没有完全解除。

 

只见小胡也不落后,他把棒子顶进了唐丽丽的跨间,但却不进去,还笑道:“叫爸爸,要不然我可不进去!”

 

“爸爸……爸爸……快干你的骚女儿……我好痒啊……”

 

唐丽丽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她竟然说出了这样的骚话,这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把她干的晕过去,这样的敏感女人,干起来一定很舒服。

 

“爸爸……快……快插进来……”

别看小胡身板子不壮,显得干瘦干瘦的,但是,他床上功夫却相当不错,他仿佛能找到女人的刺激点,刚插进去没多一会儿,唐丽丽就开始浪叫起来。

 

“啊……不要……不要停……好爽……”

 

唐丽丽果然是个骚货,平时看不出来,现在却是彻底释放天性了。

 

周通还在录视频,已经把唐丽丽骚浪的模样全部拍了下来,而我,也没闲着,也是在偷拍着这一切,这小妮子想威胁我,那老子就跟你好好玩玩,如果这些视频散播出去,恐怕她也没法做人了。

 

半小时后,唐丽丽瘫软在沙发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都是白浊,一片泥泞。

 

药效已经过了,二人将唐丽丽收拾干净,穿上衣服,送回到了卡座。

 

而这时,我也装作找不到她,急促的问道:“丽丽,你去哪了?我刚才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你在哪!”

 

“我……我没事,华哥,我……我累了,我先回家了!”

 

唐丽丽一脸的落寞,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总之,她还不知道是我把她推向了深渊,

 

只是单纯的认为自己被两个人强奸了,真是个傻女人。

 

当天夜里,我收到了唐丽丽的微信。

 

“华哥,明天上午,你能来一趟我家嘛!”

 

听到这话,我当时一愣,唐丽丽找我去她家,这是赤裸裸的勾引啊!

 

望着枕边的老婆,我心有余悸,对不起了,老婆,我又要对不起你了。

 

第二天一早,按照唐丽丽给的地址,我去了她租的房子,是一间一室一厅,里面不乱,但是显得很干净,很整洁,屋子里还带着她的体香,清新怡人。

 

“华哥,你随便坐!”

 

唐丽丽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料子是纱制的,34c的胸脯正傲立再次,两颗粉嫩的豆粒正挺在胸前,简直太暴露了,我又不是没逛过淘宝,这分明是情趣内衣啊!

 

再看下身,光洁一片,那黑黑的毛发隔着纱制的睡衣,看的清清楚楚。

 

勾引,这是赤裸裸的勾引。

 

“丽丽,马上到上班时间了,你……你怎么还穿这身?”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唐丽丽设的局,万一她已经知道昨晚是我坑她,那她一定会报复我。

 

唐丽丽突然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右手勾住我的脖颈,突然低声道:“华哥,我成了一个不干净的女人了,你还爱我吗?”

 

啥?

 

我啥时候爱过你啊,别臭不要脸了吧!

 

“没,丽丽,你误会了吧,我……”

 

我话还没说完,唐丽丽突然解开了自己的睡衣,那白白嫩嫩的一对甜瓜,那芳草萋萋的黑色毛发,那前凸后翘的魔鬼身姿,已经成功的吸引到我了。

 

“华哥,我想和你在一起,求你……求你要了我吧!”她用自己柔嫩的身子蹭着我,是个男人就把持不住。

 

这里应该没人打扰,再说了,昨晚我也见识到唐丽丽的身材,很骚很浪,而且身体很敏感,

 

我觉得我要了她也行,男人嘛,谁还没点朝三暮四的心,谁还不知道野花比家花更香。

 

眼看着她用腿间的私处摩擦着我的大腿,那种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丽丽,你听我说!”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但要做之前,必须约法三章。

 

“我不听,华哥,你知道吗?那天你上厕所,我无意间看到了你的大家伙,竟然那么大,你床上功夫一定很好吧?”唐丽丽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来,她不是打心眼里崇拜我,而是我看到了我的大家伙。

 

“丽丽,你……”

 

我话还没说完,只见她就把手放在了我的裤裆上。

 

“我可以看看它嘛?”

 

本来刚才就被他挑逗,我已经涨的不行,裤子上被顶起了一个巨大的山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