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同桌*慢慢一会就不疼了

更新时间:2020-09-16 10:28:37 作者: 来源:

“喂?”

 

 文学

 

“老刘么?我是宋医生。”

 

 

电话那头的声音一响起来,老刘就彻底清醒了,这个宋医生就是眼科专家,不知道他这时候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第二个疗程也走得差不多了,明天让你徒弟送你过来一趟,做一个详细一点的检查。”宋医生似乎有些忙,急急交代完就挂了电话。

 

 

老刘能看到东西以后还没有告诉过医生,哪里敢让刘顺送他。

 

 

告诉刘顺以后,他就借着刘顺工作忙的借口,说要自己去医院。

 

 

第二天一早,老刘就出发了。

 

 

在医生面前,老刘害怕自己眼睛恢复正常的事情被仪器查出来,所以他便直说了,只不过,明明能够清楚地看清所有事物的眼睛,偏被他说成了一千度的大近视。

 

 

宋医生不疑有他,只是一个劲儿在单子上写写画画。

 

 

“很好,很好,能恢复到这个程度已经很让人惊喜了,不要直视刺眼的光源,平时外出最好还是带着墨镜,”宋医生一边写着注意事项,一边交代着。

 

 

老刘连忙点头:“那肯定的。”

 

 

说着,他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墨镜,茶褐色的镜片往眼睛上一盖,就没有人会觉得他能够看见东西。

 

 

“那行,小张,老刘看不清东西,送他一段路,”宋医生把检查报告一类的东西装了起来,便跟老刘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让老刘意外的是,才一出门,小张忽然就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老刘,你真能看见了?”

 

 

老刘腼腆的笑了一笑:“是,能看到一点了。”

 

 

“那你要不要做个兼职?”小张是宋医生的助理,年级虽然不大,但也已经有三十多岁了。

 

 

是个挺细心的女人,平时里做事雷厉风行,老刘以前来的时候还猜想,这么一个女人应该是个教导处主任似的严肃模样,其实不然,她一头长卷发,脸上的妆容虽不浓艳,却也很张扬,漂亮得让人咋舌。

 

 

老刘感受着张助理扶着自己手臂时,触碰到的柔软触感,只觉得口干舌燥,却又不得不用力压住自己内心的躁动,听她继续讲话。

“您说,”老刘确实有些想法,如果是张助理介绍的兼职,应该会适合他的。

 

 

张助理对老刘的状态一无所觉,只是怕他在台阶上摔倒,继续紧紧地钳着老刘的手臂,也没觉得自己是不是和老刘贴得太紧了。

 

 

“是去距离不远的市大学做人体模特,你眼睛看不见,正好能做这个,”张助理说着,好像是怕老刘不愿意,就又接了一句。

 

 

“呐,你要是真想出来做事,这个就再适合不过了,要不是觉得你形象不错,我才不找你呢。而且做人体模特这种事,虽然那啥了点,但你现在这种情况和看不见差不多,心理压力也不会很大,对不对?”

 

 

老刘点了点头,又仔细想了想,问了工资之类的细节,张助理也一一答了。

 

 

他确实觉得这份工作还不错,待遇也可以,他一直住在徒弟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也能够帮徒弟分担一些压力。

 

 

“行,我去。”老刘答应了下来,又和张助理交换了联系方式,道别后,老刘便回了家。

 

 

刘顺又加班,晚上只剩下老刘和宋苒在家吃晚饭。

 

 

老刘白日里被张助理撩得心里七荤八素,也不敢多做什么,洗了碗筷就回房间去了。

 

 

却没想到,他才刚刚坐下来,宋苒就敲门走了进来。

 

 

看到宋苒手里那根眼熟的注射器,老刘的喉咙忍不住一紧。

 

 

“小苒,怎么了?”

 

 

宋苒像是遮掩一般的,把注射器背到了身后,下一刻却又想起来老刘看不见她的动作,便索性把注射器放到了一旁的小桌上。

 

 

“师傅,那个,”宋苒往里走了走,却不敢走到老刘身旁来,只是站在了床脚,“我问了医生,医生说,就算精液都放了进去,单单一次也不一定会怀孕。而且,我忽然想起来,我安全期刚过,之前不一定有用,所以想,想再麻烦你一次。”

 

 

老刘故作惊愕地半张着嘴,实际上,却是在欣赏着宋苒脸上娇羞的表情。

 

 

那种欲拒还迎和羞怯的姿态简直让老刘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子就升了起来:“这个,小顺他,你跟他说了么?”

 

 

宋苒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老刘已经有反应的身体,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有那么几只小虫在钻来钻去。

 

 

刚才,她是没敢走,现在,她是走不动。

 

 

但宋苒还是往老刘那边蹭了几步,径直探了过去,嘴上还敷衍着道:“我还没跟顺子说,回头再告诉他就好了。”

 

 

老刘只觉得后背发麻,当下也不动了,只是任由宋苒接着动作。

 

 

事了,老刘还想说些什么,却没想到宋苒的动作极快,还坐在他身边,就半躺着仰在了床上,把整整一管液体都注射了进去。

 

 

宋苒也只是仗着知道老刘看不见,才会这样大胆。

 

 

可她一转眼,就看到老刘在定定地看自己,虽然知道老刘看不见,可那隔着墨镜的脸的转向还是让宋苒的脸再一次轰地涨红了。

 

 

宋苒跟老刘打了个招呼,急忙冲了出去不敢再久留。

 

 

老刘也没有拦她,更没有说自己找到了人体模特兼职的事。

 

 

他不太清楚刘顺和宋苒对于他会出去找工作是什么态度,而且,最近刘顺总是匆匆来去,不见人影,他也不知道刘顺最近是在搞什么名堂。

 

 

次日,老刘便捏着手机,带着张助理给他的地址出了门。

 

 

大学美术室在市中心的繁华地带,老刘虽然没有去过,却也很轻松地遇到了好心路人,找到了美术室的位置。

 

 

敲响门得到了应答以后,老刘故作看不见东西的样子,摸索着往里面走了两步。

 

 

“你是?”一道柔媚的女声疑惑无比。

 

 

老刘故作循着声音转脸的样子看了过去,才开口道:“我是张助理介绍来的人体模特,请问,这里是杜莺歌杜老师的美术工作室么?”

 

 

那一头妩媚长卷发半束着,穿着一身抹胸连衣裙的老师显然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看向了一旁的学生:“小乔?”

 

 

那是一个看上去约摸着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竖直的黑色长发被挽起了半边,身上也穿着一条连衣裙,却不比老师妩媚,素白色的皮肤和浅蓝色的裙子,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清纯无比。

 

 

不过,那学生大概也只是个性安静,并非是那种容易羞怯的个性,此刻,她已经皱起了眉头:“老师稍等我一下,我去打个电话。”

 

 

说着,她就出了门,碍于老刘还站在门口,她还走远了一些。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个叫小乔的女孩一脸嗔怪:“张姐,你怎么给我找了这么个人体模特来啊~就算没有八块腹肌的优质帅师傅,也不能随便找个模特来打发我吧?”

 

 

那边,张助理哼了一声,回道:“给你找个优质帅师傅,你妈回头不知道要怎么说我,你万一看上人家了怎么办?这个老刘虽然年纪大了点吧,但还是有点成熟男人的气质,也没有啤酒肚,身材还不错,给你当模特绰绰有余了。”

 

 

小乔无奈地看着天花板:“那他,人品怎么样?今天画室只有我跟老师两个人,总不能……”

 

 

“这你就放心吧,”张助理捂着嘴笑了一声,“都给你安排妥了,他是宋医生的病人,我见过好几次,个人信息也全,不能做坏事的。而且,最方便的一点你没发现么?他可是个瞎子。”

 

 

“呀!”小乔有些惊讶,“那倒是。”

 

 

让她有些意外。

 

 

她刚才一直在低头画画,没有往门口看,刚才也只是见到了墨镜和手杖,并没有往那方面想。

 

 

不过,如果是瞎子的话确实会方便一些。

 

 

“那人我就留下了,谢谢张姐,”小乔笑了笑,“回头让我妈请你吃饭。”

 

 

“你就会拿你妈做人情,”那边,张助理也笑了,“行了,别耽误你画画,我也去忙了。”

 

 

“嗯。”

 

 

挂了电话,小乔便回到了画室,冲着杜莺歌点了点头。

 

 

杜莺歌见小乔确认了,也不多问,便直接关上了门,又引着老刘上了中间的模特站台:“把衣服脱了。

“啊?”这让老刘有些猝不及防。

 

 

“脱衣服啊,”杜莺歌似笑非笑的说着,“你以为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老刘这才反应过来:“哦,好的。”

 

 

小乔对于老刘的动作像是没什么兴趣,已经低下头去接着画她之前没画完的一幅速写了,只有杜莺歌站在一边看着老刘。

 

 

老刘不敢不做,而且,他也确实做好了脱衣服的准备。

 

 

可是,在杜莺歌的视线中脱衣服,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一个挑战。

 

 

毕竟,不是所有男人都能在美女面前控制住自己,更何况,还是一个穿着露背高开叉长裙,酥胸也半露在外的美女。

 

 

老刘一边脱上衣,一边在心里泼了自己几百桶冷水,这才让自己没有什么端倪地把衣服都脱光了。

 

 

大剌剌地站在台子上,老刘只觉得杜莺歌的视线跟火柴一样,随时都要擦在自己身上点燃火苗。

 

 

那边,小乔也终于抬头看了一眼,跟以往所见过的样子完全不相同的东西出现在了她眼前,小乔顿时傻眼了:“比例……”

 

 

刚脱口而出两个字,小乔就把声音收了回去。

 

 

还好,杜莺歌好像没有听到。

 

 

杜莺歌背对着她,老刘又看不见东西,小乔顿时大胆了许多,紧盯着老刘看了起来。

 

 

老刘正对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小乔的脸,只觉得小腹一紧,肌肉也僵住了。

 

 

一旁,杜莺歌也在打量着老刘。

 

 

她算不得什么良家妇女,虽然她业务能力强,可性别和年龄毕竟还是硬伤。所以,为了在学校里爬地快一些,为了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多“优质”的朋友,她嫁给了一位同系的教授。

 

 

一位虽然已经退休,却仍然被学校返聘的业界牛人,除了年纪大以外,没有别的缺点了。

 

 

杜莺歌才三十多岁,还是正妩媚的年级,和自己的丈夫正好差了和她同岁的数字。所以,杜莺歌也不指望那老头能让她性福,那老头也只是喜欢年轻靓丽的身体而已。

 

 

不过,比起她以往的其他“伴侣”,眼前的这个男人显然,身体更好一些?

 

 

杜莺歌挑着眉——也不知道,是真家伙,还是装模作样。

 

 

抱着这样的好奇心,杜莺歌直接走上了台子。

 

 

带着铁锈气的玫瑰香味顿时扑面而来,老刘深深地嗅了一口,顿时紧张起来。

 

 

杜莺歌离他,只有一拳之隔,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她的裙摆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皮肤。

 

 

“小乔,你先画点别的,我给这位先生摆一下姿势,”杜莺歌漫不经心地说道。

 

 

“好的,老师,”小乔乖巧地应了,却并没有把所有的心思放在画笔上。

 

 

杜莺歌就站在老刘侧面,两个人虽然还没有肢体的接触,可即使是小乔也还是觉得这画面,还有随之而来的气息,有些奇怪……

 

 

那是一种让人有些烦躁不安,又让人好奇和兴奋的气息,小乔不管怎么用心,都没办法继续像刚才一样画下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