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女朋友叫的好听什么体验*小米以后就是爷爷的

更新时间:2020-09-16 10:24:09 作者: 来源:

只有这样的女人品尝起来,才会甘甜爽口,具有挑战性。

要是想那个乡民说的那样,他还不如去找小姐呢!

 文学

不得不说,刘为民家传的金疮药粉效果很好。

只见躺在床上的王钱氏虽然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可是她的精神看上去十分健康,不像昨天下午被抬回来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吓人。

“老婶,你好点没有啊!”看见王钱氏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刘为民上前一脸关心问道。

“没,没事......”看见刘为民出现,王钱氏双眼通红,眼里满是感激朝他道:“好人呐!要不是为民你出现的话,婶子这条小命早就没了,你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啊!”

王钱氏说完,就想起来给刘为民磕头,把他弄得哭笑不得,赶紧把王钱氏按住。

“婶子,您是我的长辈,救您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医者父母心,我们做医生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这时候,一旁的林兰花也赶紧过来劝说王钱氏,让她小心身体,不要乱动。

在两人的安慰下,王钱氏终于还是听从他们的话,躺在床上休息。

刘为民打量了一下主屋的家具摆设,面上沉吟了一下之后,朝王钱氏道:“婶子,我想让兰花去我的诊所上班,一个月给她三千多多块的工资,不知道到她愿不愿意呢!”

“上班?”王钱氏听见这话面上一怔,顿时有些不敢相信望着刘为民道:“为民,你没有开玩笑吧!”

就是一旁的林兰花听见这话,是面上一呆,嘴里也忍不住喃喃自语道:“而且我什么都不懂,去诊所上班,能做什么呢!”

要知道刘为民现在可是东怀乡最有名的土豪大家都知道政府赔偿他好几十万块钱,而且他现在在镇上开一家私人诊所。

周围十里八乡的乡民们,有什么头疼脑热,都会去他的诊所看病。

可以说,要是刘为民在年轻十岁,恐怕十里八乡的媒婆都要踩破刘家门槛了。

现在刘为民花钱请林兰花去诊所上班,这是她根本想都没有想的事情。

“我怎么会是开玩笑呢!”看见林兰花和王钱氏不相信的表情,刘为民解释道:“我那诊所二楼,有几间病房,平日有人输液什么的需要人打扫,而且兰花过去的话,可以帮忙做饭什么的,吃住都由我负责。”

听见他的话,王钱氏想了想,朝刘为民道:“要是你不嫌弃兰花笨手笨脚的话,就让她去吧!”

“可是婆婆,要是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呢!”林兰花听见刘为民的邀请,本来心里就想去。

主要是一个月三千块钱,包吃包住,这些都是干净钱,一年下来,她就能存到几万块钱,送孩子上学读书。

王桂年纪也不小了,要不是家里没钱,早就送他上小学了。

而且这就份工作,随便哪一个人来做都可以,而刘为民之所以让林兰花去诊所帮忙,也是可怜王家的家庭环境。

对于这一点,不止林兰花知道,就是躺在床上的王钱氏也心知肚明。

“我你就不用担心,过几天我让你小姨来照顾我几天,你安心去为民那里上班吧!”对于她的担心,王钱氏面上笑了笑,开口说道。

“那好吧!”既然自己的婆婆都这么说了,林兰花值得答应下来。

而听见林兰花答应下来,一旁的刘为民笑得更加灿烂了。

“婶子您就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兰花受半点委屈的,现在王桂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在诊所吃饭,反正不过是多做一个人的饭而已。”

“这怎么行呢!”王钱氏听见刘为民如此客气,顿时忍不住动容起来道。

“没事,我有钱!”刘为民一脸潇洒摆手道。

王桂就是她们的命根子,只要抓住这一点,不怕她们不上钩。

要想获得一个女人的芳心,就要抓住她的弱点,现在刘为民给了林兰花一份稳定工作,还对她儿子照顾有佳,她心里难道还不感动吗?

到时候只要他主动一点,林兰花一定会把身心都交给他的,到时候就是刘为民收获胜利果实的日子。

王钱氏和林兰花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钱氏拉着刘为民的右手,一脸感激亲切朝他保证道:“等婶子腿好了,一定帮你说一门满意的亲事,让你明年就抱上儿子。”

“那就多谢婶子了。”刘为民闻言,顿时也跟着大笑起来。

不过在他心里却暗暗得意,我看上你媳妇了,你愿意割爱吗?

对刘为民来说,林兰花的确是一个贤惠老婆的对象,毕竟王家这么困难,她都肯留下来,这样的人品是值得肯定的。

娶妻求贤,再说他林兰花身材相貌,哪一点都不差,做自己老婆真是赚到了。

刘为民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就离开了王家。

从王家出来之后,刘为民就看见陈大孔提着一个公文包,似乎要出远门。

“老陈,你这是干什么去?”刘为民看见陈大孔神色匆忙的模样,顿时忍不住把他拦住了,开口问道。

“原来是老刘啊!”陈大孔看见有人拦住自己的去路,抬起头一看,顿时忍不住关心问道:“王钱氏的情况怎么样了。”

“没事!在床上休息几个月就行了。”刘为民听到他询问王钱氏的情况,摆手一脸不以为意道:“对了,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呢!”

陈大孔听见,王钱氏没事,顿时紧张的心忍不住放松下来。

政策上面,关于意外死亡的人数限制可是有指标的,要是死的人太多,他这个村长也不好朝上面交代。

“还不是县里突然打电话让我去县里一趟,说是让去县政府谈谈怎么修路的事情。”陈大孔提到这,也忍不住一副疼痛的表情道。

他们这条通往县城的公路实在是太烂了,一到下雨天到处都是大泥坑。

平日乡民们没事都不想去县城,实在是身体扛不住路上的颠簸啊!

“这是好事啊!”刘为民身为华明镇的人,对于这条通往县城的公路早就有意见了。

可惜他又不是什么公务员,也懒得操心,现在听说上面要修路,他心里顿时也很高兴。

“谁知道呢!”陈大孔对刘为民高兴笑容,一脸不以为意苦笑道:“你高兴啥了,上面的事情谁说得准,怎么镇上这条路早就应该修了,可一换县长之后,结果事情就又黄了。”

面对这种局面,陈大孔只能一脸无奈和苦笑。

给镇里修路这事,以前的县长就拍过板,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行了,政策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和陈大孔说了一会闲话之后,刘为民就朝家里诊所而去。

果然刚到门口,就看见生病的乡民早早等候在他诊所的门口。

当他们看见刘为民之后,顿时眼散发着希望的境界他。

“刘医生,你回来了。”

“我儿子发烧了,你给他看看吧!”

这些生病的乡民们因为病都是小病,去县城又太远了,所以都来刘为民的私人诊所就诊。

虽然刘为民安排林兰花来诊所工作,目的有些不纯,可也是因为乡民们都来他诊所看病,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像扫地,收拾病房这些杂事,他一个医生自然不好去做的。

“好了,你们都等一下,一个个的来。”刘为民热情和这些乡民打着招呼,然后打开诊所的门,开始给病人看病。

等把这些发烧感冒的病人都处理完,挂上药水之后,刘为民正准备休息一下。

结果这时候,却走进来一对二十五十六岁的年轻小夫妻。

这丈夫进来之后,小心翼翼把诊疗室的门给关上,而妻子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看不清相貌。

不过,从外表看上去,人应该长得不错,看样子颇为清秀,颇有些初为人妇的感觉。

“你们谁生病啊!”刘为民望着丈夫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顿时眼里一阵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

一般来说,来这里看病还要如此小心的模样,一看这两人身上一定是患有不能启齿的隐疾。

“刘医生,我也知道你是咱们十里八乡医术最好的医生,你帮我看看这体检化验单上,到底说的都是啥玩意,我一点都看不明白呢!”这小年轻把门关上之后,迫不及待掏出两张化验单,递给刘为民道。

看他说的如此小心,刘为民接过他手上的化验单仔细阅读起来。

原来这两张化验单,都是眼前这对小夫妻的生育体检报告,上面详细列举了两人的生育体检的各种数据。

男的叫赵元彬,女的叫郭小美。

看完手上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刘为民张张开嘴巴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刚才进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的,玩弄着衣角的年轻少妇,突然抬起头,眼里满是闪过一丝哀求的目光。

刘为民看到这里,顿时心里明白过来,他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见他放下手里的检验报告,沉吟一会望着赵元彬道:“你们两人的报告都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平日戒烟戒酒的话,一点定能够怀上孩子的。”

“真的吗?”赵元彬面上一阵狐疑道:“可是我们结婚都快一年了,可是我媳妇上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是不是我老婆有什么问题呢!”

谁知道刘为民听见这话,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嘴里冷哼道:“这是生孩子,你以为母鸡下蛋那么容易啊!”

赵元彬看见刘为民突然生气的模样,顿时脖子忍不住一阵发凉,缩着脖子,不敢看他。

刘为民看到赵燕不敢说话之后,这才叹息一口气,朝他说道:“你想出去,我你媳妇还有些话要说。”

“有什么话......”赵元彬嘴里不甘心,还想说些什么。

结果他被刘为民锐利的目光一瞪,顿时有些害怕了起身走出诊疗室,并且关上了门。

等赵元彬离开之后,刘为民侧耳仔细倾听了一会。

在发现赵元彬没有在外面偷听之后,刘为民这才一脸严肃望着郭小美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你丈夫,他的身体有问题?”

刚才刘为民彻底研究完赵元彬的生育体检报告之后,发现上面的体检结果说赵元彬的精子活性不足,不孕的几率很高。

因为赵燕病没有读过什么书,对上面所说的东西,不太了解,所以他们来一起来找刘为民,希望得到一个详细的解答。

“刘医生,不是我不想告诉他,只是我老公家里三代单传,要是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生育,我怕......”郭小美说到这,满脸泪痕,抽泣着把赵元彬家里的情况,简单和刘为民说了一遍。

在农村,传宗接代属于了不得的大事。

如果谁家没有子嗣,就会成为断了香火,成为众人的笑柄。

郭小美不想看见丈夫,还有公公婆婆那失望的眼神,这才把生育的体检报告内容给瞒下来。

“又是一个家庭悲剧啊!”刘为民听完她的述说,忍不住拿出纸巾给郭小美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嘴里无奈道:“可是你这样瞒着他,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要是郭小美的肚子一直没什么动静,不仅赵元彬会怀疑,就她的公公婆婆也会猜疑的,到时候事情爆发出来,他们赵家丢的脸更大。

“我,我也知道这是瞒不了多久,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啊!”面对刘为民的关心,郭小美心里一阵感动,眼神里充满着难过和伤心的表情。

“其实你可以选择做试管婴儿,反正现在技术那么发达。”刘为民望着她面上一副我见犹怜的可怜模样,心里忍不住泛起一丝怜悯道。

“试管婴儿我也想过,可,可是那费用不是我们这些家庭,所能负担得起的。”郭小美听到刘为民的提议,嘴里忍不住一阵苦笑,眼里充满着深深的无奈。

做试管婴儿的费用最少也要上百万,以赵家这种普通的家庭,就算倾家荡产也做不到。

刘为民听见她这话,在看她一脸无奈的表情,顿时明白过来,都是钱作怪啊!

“那你想怎么办?”

“其,其实我也想到了解决的办法。”郭小美说到这,脸色微红朝刘为民道。

望着她脸色通红,吞吞吐吐的表情,经历不少人情世故的刘为民顿时明白过来,郭小美这是想找人借种子啊!

刘为民听到这,身体下面忍不住泛起一丝火气和热度。

“那你有合适的人选了吗?”不知道为什么,刘为民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茶杯忍不住喝了一口茶水道。

“还没有!”郭小美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不过,我还是谢谢刘医生你能帮我保密。”

“没事,只要你们夫妻两人能和睦相处就行了。”对于她的感谢,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摆摆手道。

“只是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你千万要慎重,要不然引起家庭巨变,那就不好了。”虽然刘为民很想告诉郭小美,要不让他来。

可转念一想,人家心目中或许早就有合适的人选了,自己横插一杠,要是肉没吃着,还惹了一身骚,那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刘为民年轻的时候虽然风流,可像这种破坏人家家庭幸福的事情,他是不回去做的。

“嗯!”郭小美低着头答应下来。

刘为民该说的,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以后成不成,就看郭小美自己的造化了。

做完这些之后,他吧赵元彬叫进来,然后告诫他,让他以后少抽烟喝酒。

在床上的次数多一点,时间久一点,或许就能怀上孩子。

而他们的体检报告就留在刘为民这,并且了不让赵元彬怀疑,刘为民就假装说根据郭小美体质研究了一个秘方,说保证能生孩子,让他过几天来拿药。

赵元彬听到这话,眼里顿时满是兴奋和激动,紧紧握着刘为民的手道谢。

“这家伙也是一个可怜人啊!”刘为民望着赵元彬的背影,心里忍不住叹息起来,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生不了孩子。

时间过的很快,对于郭小美要找男人借种子这件事,刘为民转身就抛掷脑后了。

虽然郭小美长得不算太差,可是破坏人家家庭这种事,刘为民还不想做。

一转眼十多天的时间就过去了,期间刘为民也打听了一下李悦的情况。

对于这充满青春诱惑的美少女,刘为民心里可是惦记得很啊!

只是听她的家人说,现在就已经开学,李悦去县城读书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刘为民也只能感叹,还不到时候啊!真希望她放假回来的时候,还是完璧之身,只有这种充满青春丰满的身体。

第一次品尝的时候,才能让人印象深刻。

而那郭小美回家之后,就再没来过刘为民的诊所,或许她找到自己想要借种子的对象了吧!

一时之间,身边没有美女存在,刘为民还真有些不习惯。

这半个月龙媒婆有给介绍了几个相亲对象,就是陈大孔这家伙也怂恿他见了家族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

还不是他在酒桌上放出的狠话,他的婚事要是成了,光彩礼钱他就出五万。

这么豪爽的话放出去,乡民们自然是趋之若鹜,蜂拥给他介绍女人。

可惜那些女人不是太丑,就是性格嚣张,刘为民根本看不上眼。

幸好,林兰花的婆婆的右脚伤口已经结疤,也能下床走路了。

昨天她过来告诉刘为民,说是过两天就要上班了。

对于这个消息,刘为民心里自然窃喜不已,自己这光棍诊所终于要有一个女人了。

一想起,林兰花穿着护士服扭动着细腰,摆着翘臀在他面前走过的情形,刘为民心里满是火热,恨不得林兰花明天就来上班。

面对乡民们热切目光,还有不段介绍过来的女人。

刘为民就算见多识广,也有些吃不消了,关键那些女人都上不了台面,让刘为民想吐。

“刘叔,我应该做什么呢!”只见林兰花提着几件衣服,拉着她的儿子王桂站在刘为民面前。

“你家里了的事情都处理完了?老婶子谁照顾呢!”刘为民没想到林兰花今天就来了。

“我大伯家的女儿照顾呢!而且我婆婆现在伤口也结疤,能下了走路了,她照顾没事的。”林兰花看到刘为民到现在都还关心自己,还有自己婆婆。

对于他这种关怀的举动,让林兰花心里满是感动,毕竟这七八年来,对她关心的男人,就只刘为民一个男人。

“那就好!”刘为民听见王钱氏的话,满意点头道:“我带你去看一下你的房间,以后你就住在这吧!”

“嗯!”林兰花听到这,牵着自己儿子的手,默默跟在刘为民身后,来到诊所的二楼。

在最里面的一间房间,有干净的床铺,还有电视。

房间里面还有一间小的房间,看样子是给王桂主准备的。

这里居住环境比林兰花家里强了上好几倍,

“这,这是我们住的地方?”林兰花望着眼前的房间,有些不相信捂着嘴,结结巴巴望着刘为民拒绝起来道:“我们不用住这这么好的地方,随便准备一间就行了。”

在她看来,刘为民准备的地方,条件实在是太好了,林兰花住进来,心里感觉有些承受不住。

谁知道刘为民对于林兰花的话,一脸不以为意,嘴里板着脸道:“你叫我一声刘叔,我就要对你负责,再说了,再苦也不能苦孩子,你就安心住下吧!不要和我客气了。”

望着刘为民突然板起的脸,林翠茹顿时面上一脸害怕后退几步,不敢再说话了。

她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刘为民,发起怒来会这么吓人。

“行了,让小桂在这里看电视,你跟我下来一趟,我给你安排工作。”正好今天没有什么病人,刘为民就让林兰花下来,帮她安排工作。

“好的,刘叔!”林兰花听见这话,给自己儿子一根棒棒糖,然后打开房间里的电视,给他调到一个正在播放动画片的频道,就跟着刘为民下楼来了。

刘为民带着林翠茹,简单巡视了整个诊所,然后开口道:“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每天整理一下床铺,打扫一下垃圾,还有如果有病人上门来的时候,你要把病人情况做一个登记。”

“对了,你认识字的吗?”刘为民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忍不住开口朝林兰花问道。

“认识,我读过小学,登记名字什么都行。”林兰花被刘为民这么盯着,面上一红,顿时一些不好意思开口说道。

“那就行了!”刘为民听见这话,顿时一脸欣喜的。

本来这些事情应该是护士做,可惜刘为民诊所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花钱请一个护士的话,又有些浪费了。

等刘为民把事情交代完之后,林兰花就开始主动帮刘为民的诊所打扫起来。

刘为民望着林兰花勤快贤惠的模样,心里十分满意,这才是贤惠女人的典范。

在林兰花整理床铺的时候,望着她翘起丰硕的臀部,刘为民忍不住伸手在她屁股上使劲拍了一下。

正在铺床的林兰花突然发现屁股被人拍了一下,顿时神情慌乱,脸色通红转身朝刘为民看去,嘴里怯生生道:“刘,刘叔你干什么嘛!”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有一只蚊子飞过,不信你看。”刘为民看见林兰花脸色通红,一脸不好意思的模样,赶紧朝她解释起来。

只见刘为民伸出手掌上的蚊子亮给林兰花看,面上也是一副尴尬的表情。

看见他手上的蚊子,林兰花这时候才知道自己误会刘为民了,赶紧朝刘为民道歉道:“刘叔,对不起,是我太敏感了。”

刚才刘为民的大手用力拍在她屁股之上,让林兰花面上火辣辣的,羞涩不已。

“没事,你自己去忙吧!”刘为民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等周围没人的时候,刘为民把刚才拍在林兰花屁股上的右手放在鼻下,仔细嗅了嗅,一副回味的表情。

真是太舒服了!

刘为民刚才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克制住冲动,把林兰花给扑在床上。

冲动是魔鬼啊!

而另一边,林兰花被刘为民刚才在屁股上用力的一拍,心神荡漾,有些不知所措。

等刘为民离开病房之后,林兰花忍不住大口喘着粗气,身子无力坐在病床上喘着粗气。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刘为民刚才的举动,不像是无意,倒像是蓄谋许久的计划。

林兰花不是什么都察觉不到,只是女人的矜持和羞涩,让她不敢把心里的怀疑朝别人倾诉。

有时候刘为民望向自己眼里,那眼中的火焰,让她心里一颤一颤的。

她知道刘为民对她,其实充满着浓浓的渴望,很想把她推倒。。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林兰花却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这种类似于偷情的刺激感觉。

自己丈夫已经去世八年了,身为女人。

特别是经历过鱼水之欢的女人,对于哪方面的需求其实从来没有断绝过。

只不过因为生活的困苦,以及对丈夫的愧疚,让她把心里的渴望压制内心深处最底层。

而刘为民时不时的撩拨,却让林兰花心里的火焰彻底激发出来,让她变得患得患失,心神不宁的。

“难道,刘叔喜欢我?”林兰花想起刚才的事,坐在床边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特别是她想起那天晚上沐浴洗澡时候,在浴桶里那香艳火辣绮梦的幻想,顿时脸颊上潮红泛起,身体突然泛起热流直窜心底。

“应该是,据说刘叔在监狱里待了八年,根本没有接触过女人,自己这个风华正茂的少妇站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把持得住呢!”林兰花虽然没读过多少书,可是对于自己的身材相貌颇为自信。

只要她愿意,早就有大把的男人蜂拥爬上她的床,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脸颊潮红的她轻轻在自己大腿上,使劲掐了一把,然后稳定心神努力工作起来。

不得不说,家里有女人在的话,的确感觉不一样。

才一个下午,刘为民的诊所就被林兰花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当刘为民去给一个乡民看病回来之后,就发现在诊所上下焕然一新,给人一种诊所重获新生的感觉。

“这,这都是你收拾的?”刘为民望着眼前,处处显得不一样的诊所,顿时忍不住一脸吃惊问道。“真是辛苦你了!”

“是,是啊!”林兰花听到刘为民的夸奖,顿时脸色微红,整个人显得十分拘谨,双手捏着抹布,不好意思回答道:“这都是我应该说的。”

“家里有女人就是不一样。”刘为民望着林兰花辛苦一早上的劳动成果,顿时忍不住开口赞扬她道。

“刘叔说笑了,这些都是兰花应该做的。”面对刘为民赞许的话语,林兰花鼻尖红红的,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不是说笑啊!”刘为民感叹道:“要是我没有蒙冤入狱的话,恐怕儿子都和王桂差不多大了。”

八年的牢狱生活,不仅让刘为民失去了和父亲见最后一面的机会,也让他失去了大把的时光。

这些东西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

林兰花也知道这时候的刘为民想起了以前的伤心事,心里十分不好受。

只不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刘为民,毕竟以她现在的身份,有些不太合适。

“刘叔,你,你没事吧!”林兰花一脸关心问道。

“呵呵,没事的。”面对她的关心,刘为民摆摆手朝林兰花道:“我只是一时有感而发而已,你不用担心了。”

刘为民说到,似乎想起你些什么,然后掏出一千块钱递给林兰花道:“这钱你先拿着,给小桂买个新书包和新衣服,送他去读书吧!孩子已经到了读书的年纪,一直混着不是回事啊!”

“刘,刘叔这钱我不能要。”林兰花看见刘为民递过来的钱,顿时一脸迟疑道。

“我给你,你就拿着吧!不要和我客气。”刘为民也不管林兰花到底愿不愿意,把钱塞在她怀里,一脸严肃开口道:“我想认小桂做我的干儿子。”

“啊!”林兰花听见这话,面上顿时愣住了,因为这个消息来得有些过突然,她一时之间还有些接受不了

只见刘为民神情有些黯然叹息道:“我也一把年纪了,到现在连个老婆都没有,做人真是失败,而且我看王桂这孩子乖巧懂事,以后一定是会有大出息的。”

刘为民突然要收她的自己的儿子当干儿子,这是林兰花根本没有想到的,而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王桂的确乖巧懂事外,也是想进一步和林兰花拉好关系。

在刘为民看来,只要和林兰花身边的人都打好关系,为自己说好话,到时候林兰花还不是由自己摆布。

用强的手段,哪里有让林兰花心甘情愿主动奉献来舒坦,而且到时候,还能解锁更多的姿势达到心身合一,体验更加舒适的极致享受。

“我,我回去和我婆婆商量一下。”林兰花对于刘为民突然说要收王桂做干儿子的决定,一时之间做不了主,只能说回去找王钱氏商量。

而刘为民的让林兰花不要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然后让林兰花买菜做饭,他肚子饿了。

听到刘为民的话,林兰花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然后出去买菜做饭,并且收拾了一下厨房。

晚饭的时候,一家三口坐在灯光下吃饭,看上去十分的和谐,这顿饭是林兰花自从老公去世之后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

而刘为民也是,只有体验过孤独的人才会

明白亲情是多么的可贵,现在这样的生活刘为民十分的喜欢。

“小桂,干爹明天送你上学怎么样?”吃完饭后,刘为民望着收拾碗筷的林兰花,还有一旁看着电视的王桂问道。

“我,我能上学?”正在看着电视的王桂听见刘为民的话,一脸怯生生望着刘为民道。

虽然刘为民做王桂爷爷都绰绰有余,不过刘为民心里有别的打算了,自然不想做他爷爷。

“当然了,你想不想呢!”刘为民听见这话忍不住笑着望着眼前这个孩子道。

“当然想了,别的小朋友都已经上学了,就我还在家里玩!”王桂一脸期待望着刘为民道。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王桂虽然年纪小,可也能明白家庭的困难,所以他从来不会冲林兰花要什么,安静的做一个孩子。

“好!明天干爹就去给你报名读书。”刘为民听见王桂这么说,顿时拍板说道。

收拾好碗筷的林兰花,正好从厨房里走出来听见刘为民坚持让王桂去读书,她的心里顿时五味子脾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如果汉说话算话,第二天一大早,就去镇上的小学给王桂报了名。

虽然现在已经是开学的时候了,可是在付了两千块钱的插班费之后,王桂还是进入了小学一年级读书。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做完这些之后,刘为民趁着诊所里没有生意的时候,买了钱纸香烛,准备去他父亲的墓地上祭拜。

今天是他父亲的忌日,刘为民除了节日给父母拜祭外,在他们的忌日刘为民都回去祭奠扫墓。

人就是这样,以前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可是当失去了才来后悔。

刘为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没少惹自己父亲生气,可是自从他在监狱里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之后,却是泪流满面,悔恨不已。

身为人子,不能在自己的双亲面前尽孝,不能给自己父亲送终,这是人世间最为悲惨的事。

刘为民的父母站在南头山不远处一块山坳里,那是刘为民家的山地,因为出产不多,所以就成为了刘家二老的坟地。

等刘为民带着祭品,来到二老的坟前之后,刘为民却发现一个异样的情况,那就是他父母的坟前居然插着燃烧的香烛祭品,看样子有人刚刚来拜祭过。

“谁来拜祭我父母的?”刘为民望着坟前摆放的祭品,还有没烧完的纸钱,嘴里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

要知道在南头村,他们刘家也没有什么亲戚,他父亲以前是从外面来的下乡户。

可是现在却有人来拜祭自己的父亲,难道这让人是父亲曾经救过是病人吗?

刘为民想了半天,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满眼疑惑道他摇头不在去想这件事,反而把自己带来祭品摆好,倒上白酒,然后烧香磕头。

这些年他都没有在时间陪自己父亲身边,等他有时间的时候,父亲却去世了,世事无常啊!

“老爸,对不起。”坐在自己父亲的坟头,拿着酒瓶喝着一口白酒,眼里满是愧疚,有些事错过,就真无法挽回了。

拜祭完毕之后,刘为民收拾完,起身准备回家。

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来看自己父亲,不过看样子以后有机会一定会遇见的。

从南头山下来的时候,刘为民走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哭泣的声音。

“这大白天的,不会有鬼吧!”刘为民听见这哭声,顿时心里一阵害怕。

虽然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怪的事情发生,可是这深山密林里突然想起女人的哭泣声就算是胆子在打的人也会被一大跳的。

刘为民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脚下还是忍不住朝哭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来到哭声传来的地方之后,刘为民发现一个很深的水潭边坐着一个女人,正在那里伤心的哭泣。

“郭小美?”刘为民想清楚这女人的相貌之后,顿时面上一愣,这女人怎么会跑到这躲起来哭。

“呜呜呜,我不想活了!”刘为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见郭小美哭哭啼啼,然后整个人在潭水几个起伏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我去,自杀?”刘为民看见郭小美纵身一跳,顿时暗叫糟糕,脚下三步化作两步,然后朝水潭跳了进去。

只见半分钟之后,刘为民从水潭里把已经陷入昏迷的郭小美,从水潭里给拖了出来。

刘为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郭小美从水里里拖到草地上。

望着已经陷入昏迷当中,脸色苍白的郭小美,刘为民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不仅给她做人工呼吸,而且还掐人中。

甚至把双放在郭小美的胸口,做心脏复苏术,让郭小美恢复神智。

在刘为民的不断努力之下,郭小美咳出几口脏水之后,彻底恢复了神智。

“我说,你没事干嘛寻死啊!”看见郭小美救回来之后,刘为民瘫坐在一旁的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可惜刘为民的话郭小美根本没有听见,只见她在咳了几口脏水之后,整个人翻着白眼又晕了过去。

“我真是无话可说啊!”刘为民的望着昏迷过去的郭小美,面上忍不住一脸苦笑起来。

只见他休息了一会之后,努力站起身来,左右观察了一下,然后背起来郭小美朝一间早已废弃的房屋走去。

这房子原来的主人,应该是赚到钱就搬走了,虽然房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可因为是砖石房屋,还不至于落魄坍塌。

刘为民背着郭小美,也顾不得什么,一脚就把禁闭的木门给踢开,背着郭小美就走进了屋子。

幸好这屋子虽然被人废弃了,可地面上还铺满了厚厚的稻草防潮,一点也没有破败的感觉。

刘为民把郭小美背进屋子之后,放在稻草上就开始给她脱衣服。

这不是刘为民乘着郭小美昏迷过去,想要占她便宜,而是郭小美刚从水里救出来,要是身上在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很容易就会生病,甚至引发伤寒,到时候会更加的麻烦。

“老公我不想离婚,我不想和你分开啊!”刘为民说干就干,三下五除二就把郭小美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下来。

做完这些之后,刘为民又找来一堆柴火和稻草,就在郭小美身边烧起火来。

当然隔火带的位置,他早就留出来了,要是不然衣服没有烤干,把人烧着那就喜剧了。

等把郭小美的衣服裤子,放在火边烘干之后,刘为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我去,我不会是感冒了吧!”刘为民接连打了三四个喷嚏之后,顿时神情有些慌张把身上的衣服也给脱了下来。

刘为民可不希望自己救了人,反而把自己给弄感冒了。

再说现在郭小美正处于昏迷当中,就算他们两人坦诚相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十多分钟之后,刘为民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太过乐观了,因为郭小美居然发烧了。

滚烫的温度,让刘为民心里一阵吃惊,这女人的额头怎么那么烫啊!

这高烧要是继续烧下去,恐怕郭小美的小命不保啊!

“小美,小美,你醒醒。”刘为民害怕郭小美一睡不醒,赶紧使劲摇晃着郭小美的胳膊。

可惜,不管他怎么用力摇晃,郭小美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这让刘为民忍不住一脸担心起来。

谁知道刘为民刚把郭小美放开之后,陷入昏迷中的郭小美,突然一把把刘为民抱住,因为若水脸色惨白的面容上,细嫩的红唇突然往刘为民脸上凑来。

措手不及的刘为民被郭小美突然推倒,然后整个人骑在在刘为民身上。

红润的嘴唇一点点的,探索着刘为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老公,我要!”陷入昏迷中的郭小美,似乎把刘为民当成了自己的老公。

刘为民被她这充满诱惑的话语刺激,还有身体如此近距离的亲密接触,压抑八年的渴望终于压倒刘为民的理智。

只见他低哄一声,抱着郭小美的细腰,然后坐起来,把头埋像她的胸口,开始做起运动起来。

身体压抑许久的刘为民从来没有感受到,原来男女之事居然如此美妙,如此让人回味无穷。

而恍惚之间,郭小美好像已经恢复神智,甚至想起自己跳水自杀的经过。

可是现在她却和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在这荒野之间,破屋之内坦诚相见,体验着男人和女人之间最真诚的感受。

郭小美感觉现在自己就好像身处大海之上,坐在一叶孤舟,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浪把她推向至高享受当中。

“我,我一定是在做梦?”虽然身体的热浪提醒着她不是在做梦,可是郭小美却不断的在心里暗示自己,这是梦,而且希望这个绮梦一直存在下去,不愿醒过来。

压抑多年的刘为民拿出自己生疏的技巧,不断的尝试,不断的练习,最后完全掌握。

这一次类似绮梦一般的经历和发泄,让刘为民似乎找回了年轻时候美好的时光。

春梦了无痕,经过一番男女之间情趣的拼死搏斗之后,刘为民和郭小美昏沉沉昏睡过去。

刘为民强力的猛烈进攻,把郭小美弄的精疲力尽,身上的寒气也在这时候被那些虚汗给蒸发出来。

“累死我了!”刘为民望着现在都还陷入沉睡郭小美,忍不住一脸苦笑起来。

在这种是事情上,男人始终不不如女人耐力好。

毕竟只有耕不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在睡了两个小时之后,刘为民从稻草上爬起来,穿好早已烘干的衣服。

现在人已经被他睡过了,虽然这是才郭小美神志不清的时候,自己犯下的错误。

可是身为男人,刘为民真的很想负责。

问题是对方已经是有夫之妇,他这样横插进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你,小美,你醒了?”心里正在踌躇的时候,刘为民却发现郭小美好看的睫毛似乎动了一下,看样子她早就醒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