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东北熟妇为我泻火*小娟的奶水二部

更新时间:2020-09-16 10:21:28 作者: 来源:

可是看到赵倩那紧绷绷的胸前,以及那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修长玉腿上,王胜利脸上浮现出贱笑,他觉得……责任也不必全部由赵倩来承担嘛,他也可以承担一部分的。

 文学

 

于是下一瞬,他就色迷迷的对赵倩问道:“倩倩,听说你老公常年在海上,你肯定很寂寞吧?”

赵倩又不是傻子,她怎么会看不懂王胜利的眼神、听不懂王胜利话里的意思。

 

只不过王胜利那副利用权势压迫人的龌龊嘴脸,却让她感觉到恶心。

 

“我活的很好很滋润,不劳校长大人费心,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那位大太太吧!”

 

这话传进耳朵里,王胜利当时就脸拉的好像驴脸,更是斥满了寒漠。

 

他很不爽,他能有今天,全靠市教委里的一位领导拉扯。

 

只是那位领导的容颜实在是有些找不到唯美的词语恭维,丑陋的词汇倒是大把。

 

所以全校都评价王胜利虽然结婚了,但是大太太却是教委里的那位领导。

 

这种风言风语的评价王胜利也有所耳闻,但至少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

 

可今天,赵倩破例了,当起了吃螃蟹的第一人,真是有勇气!

 

鉴于她这么有勇气,王胜利立刻泛起了冷笑。

 

“很好,你这个态度我很喜欢,希望你停职留薪在家闭门思过的时候,也能维持这种态度。”

 

“到时候可千万别哭着喊着求到我这,跪在我面前要给我跪舔才好!”

 

这摆明了就是威胁,而且还是不讲道理的那种,这让赵倩相当恼火。

 

尤其是那句‘跪舔’,更是斥满了侮辱的味道,以至于赵倩当时就爆发了。

 

“放屁,我就是给狗跪舔,也不会找到你王胜利的门上,我怕烂舌头!!!”

 

往王胜利身上啐了口唾沫,赵倩当即扬长而去,当真是潇洒利落。

 

这么潇洒利落的举动,直看的在窗外偷窥的老孙都想要拍手叫好。

 

只是……这事痛快是痛快了,但赵倩的工作怕是也到头了。

 

这一点,从王胜利气急败坏的跺脚咒骂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老孙现在不关心他骂的啥了,直管赶紧往赵倩办公室溜去,装作从未出门的样子。与此同时,在心里暗暗琢磨着,该怎么帮帮赵倩才好,总不能让赵倩白让委屈干吃哑巴亏。

 

想来,赵倩也不愿吃这种哑巴亏的吧?

 

事实上的确如此,在赵倩回到办公室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随即爬桌上闷声痛哭。

 

很明显,这是心里委屈到不行了,又没有办法,这才通过眼泪来宣泄。

 

看到赵倩哭的这么凄惨,老孙都怪心疼的。

 

他走到近前,轻轻抚弄着赵倩的后背,尽管很光滑,尽管能感受到胸杯背扣的存在,但此刻他心中没有丁点旖旎,有的只是劝慰赵倩不要太伤心。

 

“你不要哭了,我以后做乖宝宝,不忍你生气了,好不好?”

 

作为一个傻子,老孙也只能作出这样的劝慰。

 

但即便是这样的劝慰,也让赵倩感觉到温馨,感觉到亲热,这也导致她情绪宣泄的更严重了。

 

“为什么呀,明明是他的错误,为什么非要安在我的头上,就想让我陪他睡觉是吗?”

 

“凭什么,我长的美我身材好,这又不是我的错,他凭什么欺负我?”

 

“再说了,我长的美我身材好,我也没有享受到应得的,连最基本的女人的高朝我都不知道是种什么样的滋味,我干嘛呀我?生活不和谐,工作不顺利,我招谁惹谁了……”

 

赵倩的哭诉,让老孙了解到了她的不易,刚坚定了帮助她的决心。

 

虽然他自己还替前妻背了一屁股债没还完呢,但是帮助下赵倩,他觉得还是可以做到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倩却突然蹭地一下站起身来,随即猛地抹了一把眼泪。

 

然后她那双湿润的美眸紧紧注视着老孙,开口问道:“你想不想和我作爱?!”

赵倩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直接把老孙给问懵了。

 

干啥呀这是,情绪崩塌下破罐子破摔啊?

 

好像还真是这样,因为随后都不等老孙作出回答的,赵倩就突然把她给扑倒在了桌上。

 

随即更是褪下了老孙的裤子,紧接着有死命掀开自己裙摆,想要脱掉丝袜和底裤。

 

可也奇了怪了,那裙摆怎么掀也掀不开,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一样。

 

而老孙这时候看的清楚,是被桌角给勾住了,除非把桌子掀翻,否则当然掀不开。

 

基于想要跟赵倩发生点什么的旖旎念想,老孙想要伸手帮赵倩把被勾住的裙摆给弄开。

 

可就在这时候,赵倩却瘫坐在地上,抱着他的大腿嚎啕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连我故意放纵自己的时候,连一条裙子都要欺负我,为什么呀……”

 

她哭特别伤心,眼泪跟成串的珠帘似的滑落漂亮的脸颊,让人心疼。

 

这时候老孙也顾不得心里那点旖旎了,想要伸手将她给抱起。

 

可赵倩却相当抗拒,不允许他抱,更是埋头向老孙的身体。

 

本来这没毛病,想要埋头痛苦嘛,可以理解。

 

但有毛病的是,老孙这会儿裤子被赵倩给褪掉了,而赵倩又瘫坐在地,高度刚好。

 

于是在埋头向老孙身体的时候,直接将小嘴儿给凑了上去,然后……然后她就哭不出声了。

 

因为她的猩红小嘴儿被堵住了,而且还满满登登的,都戳到嗓子眼了。

 

在本能的好奇中,她拿舌头给撩了一下。

 

这一下撩的,直让老孙忍不住的打哆嗦,暗呼过瘾,却也让赵倩羞疯了。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种无意识的状态下,把老孙那里给吞进了嘴巴里。

 

这可是她这辈子头一次用嘴巴含着男人的身下,简直太羞人了!

 

赵倩赶紧松开小嘴儿起身,这会儿俏脸羞到通红通红的,更是火辣辣的滚烫着。

 

见赵倩羞到不行了,老孙心里也挺尴尬的,考虑到傻子身份,他只能低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就肿了,然后就到了你嘴巴里,你别不给我甜水喝。”

 

还顾着甜水呢,说起这事来赵倩更羞,怎么还能顾着甜水呢?

 

自己身体分泌的东西被老孙给吃了,自己还把老孙那给吃了……

 

想起这些来,赵倩都感觉自己要羞疯掉了,恨不能双手撕扯头发抓狂的那种。

 

直至想起老孙是个傻子来,她心里这才舒坦了许多。

 

至少,傻子不会把这说出去,不会因为这事还嘲笑她、撩拨她。

 

深深吸了口气,尽量平复下心中羞慌的情绪后,赵倩帮老孙提好了裤子。

 

“老孙,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咱们拉钩保证,谁做不到的话,谁以后就没有甜水喝,好不好?”

 

拿甜水诱惑着跟老孙拉钩保证后,赵倩就收拾下了下心情。

 

她不想那么多了,眼下既然已经把王胜利得罪死了,那么这破学校也就没什么好待的了。

 

收拾过个人物品后,赵倩就招呼上了老孙——

 

“走,陪我去超市买菜,为了庆祝怼骂王胜利个狗血淋头,咱们中午开荤,我做饭请你喝酒!”

 

老孙才不要呢,他跟在赵倩身后满眼殷切的嘟哝着,“喝甜水行不行啊,我喜欢喝甜水,你那儿的甜水可香可甜了,全都给我喝好不好?”

 

走在走廊上的赵倩大羞,前脚才拉的钩,你不能这样啊傻老孙!!!

去超市溜达了一圈后,老孙倒也规规矩矩的,没给赵倩出什么难堪。

 

只是回到家中后,老孙却坚持要回家,等中午再过来。

 

赵倩倒也没啥意见,反正老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中午再喊他过来吃饭好了。

 

于是从赵倩家离开后,老孙就直接赶去了市教委。

 

他是傻子他怕啥?连贷款公司都奈何不了他,市教委公家部门,还能把贷款公司更不守法?

 

上午整十点的时候,老孙就来到市教委门口。

 

而这时候,作为王胜利的相好,陈福秀正在陪上级领导观摩着本教委的工作状态。

 

介绍起自己的工作成绩来,陈福秀那可是头头是道,更是在介绍完了之后不忘补一句,都是领导指示的好,她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绩,都是上级领导的功劳。

 

上级领导有个屁功劳,新上任才几天时间,他自己哪来的功劳,自己会不知道?

 

尤其是对于陈福秀这种酷爱溜须拍马的领导干部,新上任的局长更是不喜欢。

 

在他看来,但凡有能力的人,又何须溜须拍马,这可是他在部队养成的一身正气!

 

因而对于陈福秀这个教委主任,新局长心里很是不爽。

 

但陈福秀还不觉得有啥,依旧溜须拍马夸夸其谈,只当是马屁拍的还不到位。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个老头儿闯了进来,疯疯癫癫的,保安都没拦住。

 

陈福秀很是不爽,这不是冲撞领导嘛这不是,这要搁在解放前的封建社会,冲撞领导至轻都是要挨板子的,甚至丢进大牢里去都极有可能。所以她立刻大手一挥,让保安把老头儿轰走。

 

这老头儿,当然就是老孙了。

 

他也不是莽撞来冲的,本来想先探探风再准备下计划,哪成想俩保安聊天时他听到了,竟然有新局长到来,而且听起来似乎还是个挺正直的官员。

 

既然如此,那老孙就闯进来祸害一下嘛!

 

成了固然是好,不成也不害怕,我是傻子我骄傲,有本事你拘留我啊?派出所都不收!

 

本着这种嚣张的‘特权’心态,老孙直接就闯了进来,随即对陈福秀大喊道:“陈福秀主任,王胜利校长让我告诉你,今晚他老婆不在家,让你赶紧过去,完事后谈谈他进教委的事。”

 

老孙这一嗓子,纯属瞎说八道,但并不能否认恶果的诞生。

 

陈福秀当时就吓傻眼了,王胜利有病是吧,竟然派人大庭广众的来喊,还是当着新局长的面,那个狗东西疯了吗?想死也就罢了,干嘛要拉上自己?!

 

而且老孙喊的有名有姓的,她就是想推脱到别人头上让人顶缸,都推脱不了。

 

想着这个,心中担忧的陈福秀把目光望向了新局长。

 

哪成想,这时候新局长咄咄逼人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脸上,这让陈福秀心里‘咯噔’一下子。

 

她连忙拿出了戏精的状态来,跟新局长各种哭诉,“局长,您别听这人瞎说,我根本不认识他,我更不认识什么王胜利,这人就是别人派过来给我摸黑的呀,背后之人有险恶用心呐!”

 

不得不说,陈福秀真是深谙为官之道,关键时刻祸水东移。

 

她也不知道老孙背后有没有人,但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把新局长的注意力转移就好。

 

但以往很有成效的手段,今天在新局长这却是彻底失去了疗效。

 

“噢,你根本不认识王胜利?”

 

“可我记得刚刚在屋子里的时候,你还跟我夸过,说是本市女校的校长王胜利功劳卓绝,是不可多得的教育人才,正准备竖立为典型做推广的。”

 

“我当时还想呢,这位校长的名字倒是挺喜兴的,适合军队。”

 

“可怎么着,一转眼的工夫,有人来替他跟你传话了,你就不认识王胜利了?”

陈福秀刚才就想着赶紧撇清自己跟王胜利的关系,根本没考虑那么多,毕竟事发突然。

 

按说她能想到那么机智的回答,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显然她话语中的漏洞不能逃脱新局长的那双火眼金睛,一个老侦察兵,想随便三言两语的就给糊弄了,闹着玩呢?要真是那样,那他以前还出去侦查个屁呀!

 

被新局长把话语中的漏洞给戳破后,陈福秀当时就尴尬了。

 

“这个,这个我……我其实就是怕被冤枉,所以才那么说的,我……”

 

好不容易在吞吞吐吐的尴尬中找到合适的由头了,但新局长却挥挥手示意陈福秀不用说了。

 

“你放心,我们的政策一向是清官不怕查,怕查的不是清官,组织上呢,也不会冤枉一位好同志,更不会让坏份子蒙混过关,继续留在教育部门里做害群之马!”

 

“所以陈主任,你跟我一起去局里吧,我刚好有些地方教委的问题向你请教。”

 

所谓请教,显然就是个由头,新局长是要把陈福秀拉在身边防止跟王胜利串供,与此同时他也会派人去火速调查王胜利,查出两人之间的关系。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随后新局长就给带来的男秘书使了个眼色。

 

那男秘书立刻走人,去旁边小声打起了电话,不用问,肯定是安排人查王胜利去了。

 

陈福秀远没想到新局长下手竟然这么狠,简直就跟专门针对她来的似的。

 

不然的话,随随便便一个人喊句话,新局长怎么可能动地方教委的主任。

 

但她万万没想到,新局长之所以这么针对她,就是因为她之前的溜须拍马。

 

还是那句话,在新局长的认知里,真正有能力的人,从不需要溜须拍马。这就好比是一块金子,它根本不要到处恭维让大家发现它是金子,因为金子本身就很耀眼,遮都遮不住!

 

成功把陈福秀给带走后,新局长单独见了老孙。

 

会见室里,新局长对老孙说道:“说说吧,这位老同志,你都知道些什么情况?”

 

在他看来,老孙摆明了就是来针对陈福秀的,也必然会有切实确凿的证据。

 

但事实证明,他这个老侦察兵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

 

老孙见他作为就知道他是个清官好官,于是也就没有隐瞒,将自己因为躲债装傻的原因说了下,随即告诉新局长,自己最大的倚仗,就是傻子说话不用负责任。

 

新局长都给听懵了,什么人呀这是,这不耍无赖忽悠他嘛这不是?

 

于是他当时就有些不悦的说道:“这位老同志,你现在装傻可不成了,我能证明你是在装傻!”

 

老孙点点头,“对啊,但前提得是陈福秀跟王胜利真没关系,你才能指控我污蔑。”

 

新局长倚靠着椅背抱臂看着老孙,许久了才点点头,“你这位老同志,有点意思。”

 

“行,那就留个联系电话吧,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或者是派出所去通知你。”

 

派出所通知,自然就是没查到陈福秀跟王胜利的事情了,但老孙可不信。

 

所谓无风不起浪,全校都传遍的事情,可能没个关系?这事鬼都不信,况且路上的时候他还想办法套赵倩的话了,赵倩说,她曾亲眼见到过王胜利跟陈福秀在办公室里那样儿!

 

赵倩可不是个会说谎的女人,老孙完全相信她,所以直接把身份证拍给了新局长。

 

“你拍照,我是傻子没联系电话,直接按身份证上地址找我。”

 

这份底气,让新局长意识到,陈福秀可能真是他挖出的一条蛀虫!

 

倒也没客气,新局长直接把老孙身份证拍了照片,然后又安排秘书派车把他送了回去。

 

送他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大面子,而是想确定下地址是否正确。

 

老孙活着把年纪了,怎会看不出这点心思,不过他没有拒绝。

 

心思坦荡荡,办事敞亮亮,心里没鬼就啥也不怵!

 

于是在被‘专车’送回后,老孙就回到了家中。

 

只不过刚回家没多会儿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老孙,吃饭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