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车上 用振动器 爽 洗手间*色翁浪妇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09-16 10:06:39 作者: 来源:

手指传来的感觉,让我知道王姨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阻止我。王姨也跟我一样,知道这样下去不好,可自己的身体又无法舍弃这种感觉。

 文学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

 

就在王姨犹豫的时候,我的手指已经隔着衣服,触碰到了.....

 

“小海……”王姨低低地发出一声颤抖的惊呼。

 

我不等她反应过来,双手又重新回到王姨的背上。虽然那只是王姨的最外侧,虽然只是在上面一掠而过,但带给我的感觉却是无比的刺激和兴奋。

 

“王姨,怎么了?”

 

“没……没什么……”

 

按理说,王姨应该马上拒绝才是,但现在从王姨的反应来看,她似乎是打算放下之前的戒备,打算体验一次了?那颤抖的声音让我知道她的兴奋和刺激。

 

像现在这样,既不算完全逾越,又能稍微满足的占下便宜,只要掌握好分寸,王姨便保持沉默,默认了我的一番施为。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双手从王姨的背上滑落至腰部,手掌像刚才那样紧紧贴着王姨的腰侧往上移动,然后重复之前的举动。

 

渐渐地,我的双手越来越往下,变成了紧贴着王姨的腹部往上。每次抚动,王姨的身体都会随着我的动作轻微地颤动。

 

王姨顿时从鼻腔中发出一声短促的喊声。

 

“嗯,不要……”

 

听到王姨的声音,虽然万分不舍,还是立刻放开了双手。不过王姨接下来的举动给了我一个惊喜,她虽然嘴上喊着不要,却忽然拉住了我的双手。

 

能做出这种举动,证明王姨已经被撩拨出了内心潜藏的渴望……有戏啊,王姨,你那天晚上虽然一再坚持,但你也忘不掉吧?也很想尝尝的吧?

 

我不由暗自高兴,也不说话,缓缓在她光滑的小腹上轻柔的按着。

 

王姨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我甚至能看到她雪白光滑的背上所起的一层细小疙瘩。

 

我知道王姨已经情动了,再次把手放在她身上揉了起来,嘴上问道:“王姨,我按得你舒服吗。”

 

“嗯,按的很舒服。”

 

听到这,我只感觉大脑一阵兴奋,顿时有了强烈的感觉。

 

我把目光放在王姨身上,愈发的渴望……

“王姨,我这样还是不太好使力,如果王姨您不介意的话,我就夸坐在王姨的身上,但是王姨放心,我不会整个人坐下去,就是那样挎着好用力。”我心跳加速地提出下一个请求。

 

“啊,小海,这样,不,不太好吧?”王姨羞愧地说道。

 

“可是王姨,我要是不这样,您的腰待会又该难受了。”我说。

 

“那,那好吧!”王姨趴在瑜伽垫上,一副仍有我采摘的模样。

 

尤其是王姨那紧身裤,把王姨肥硕的臀部,以及股缝给完美地展现了出来,这更使得我按捺不住,一听到王姨同意,我马上就夸了上去。

 

“那王姨,我要开始了哦,你忍着点,可能有点疼。”我说,一双手掐住王姨小蛮腰的同时,裆里的那个也一点点靠近了王姨的屁缝。

 

“嗯……”王姨发出勾人的声响,这一刻我真想狠狠往下戳去。

 

“王姨,弄疼了吧?那,那我轻点。”我说。

 

“没,没事,小海你继续。”我看到王姨闭上了双眼,满脸全是享受之色。

 

于是,我悄悄腾出一只手,拉开了裤子拉链,倒不是现在就想品尝王姨,而是被裤子勒着,折得太疼了,必须放出来,让它完全伸长,不然我怕被这段,废了。

 

可是这一掏出来,就超想往王姨的那里面送……

 

“王姨,我得往前坐一点,给你的肩膀也按按才行。”我说。

 

“嗯。”王姨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享受之中。

 

得到王姨的批准,我一边仅盯王姨的神情,一边往上挪,让我的宝贝儿一点点向着王姨的股缝靠近……

 

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阻隔,低头一看,竟然忘了,王姨还穿着紧身裤呢,挡住了我这最后的进攻。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我便伸手抓住了紧身裤,试图往下撕扯下来,然后冲入王姨身体内……

 

可就在同一时间,客厅大门想起了突兀的开门声……

 

很快,王姨反应过来,神色很是慌张地说道:“小海,子枫补课回来了,我得去做饭了!”

 

说着,王姨径直从瑜伽垫上爬起,紧接着冲进厨房,挂上围裙,就忙碌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未免有些失望,毕竟刚才都到那个节骨眼上儿了,谁能想到是这个结果?张子枫,你就不能晚回来一点,这才几点钟啊?也是,补课就两个小时。

 

张子枫推门进来,跟我打了个招呼,我有些不情愿,笑笑没有说什么,一双眼睛仍在不舍地斜看着厨房里的王姨。

 

王姨家的厨房比较特殊,就是设了个吧台隔着,所以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除了那双美腿看不见,屁股以及屁股以上都看得见,王姨背对着我,哪里有心情做什么家务,我看到王姨在扭动,明显是下面起了感觉,故意在那磨蹭……

 

张子枫好像也看到了,把书包往我旁边的沙发上一扔,有些不高兴第说:“妈,海哥还在家呢,你怎么穿这样。”

 

“妈刚做完瑜伽,这不是赶着给你做饭呢吗,再说了,妈穿这样怎么了?你还管起你妈我来了是吧,你爸怎么跟你说的?还不赶紧回房间去写作业。”王姨搬出张辉年,张子枫二话不敢多说,老老实实回房间去,还跟我说,待会一起打游戏,我哪儿有心情。

 

张子枫走进房间,我就忍不住起身,朝着王姨走去。

 

“王姨,要我帮您吗?”我站在王姨身后,见王姨还双腿还在偷偷磨蹭,忍不住吞咽起了唾沫,脑海中更是升起了一个可怕的思绪,要是扛起王姨的大腿,然后把王姨摁在灶台上就享受掉她,那该多舒服啊!

 

“啊?”

 

王姨被我吓了一跳,实际上也是他做贼心虚,她扭过头来看我时,脸通红一片。

 

似乎意识到不对劲,王姨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道,“对了小海,虽然今天是周末不上学,但你还是得好好复习一下,功课可不能落下了,不然到时候我怎么向你妈交待?”

 

“放心吧王姨,这些我都心中有数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王姨,我来帮你洗菜吧!”我伸手过去拿菜,趁机从后面触碰王姨。

 

“小海,子枫都去写功课了,你也赶紧去吧。”王姨王一边躲开,看样子是可以提醒我张子枫在,她担心这样继续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

 

“嗯。”我也只好暂时作罢,最后看了王姨一眼,我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这是王姨专门腾出来给我住的,让我跟张子枫分开来住,这样相互都不会影响对方学习。

 

翻出功课,准备进行新一轮的复习,毕竟高考将至,该有的东西还是不能落下。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就在我刚刚坐下的时候,脑海里却情不自禁浮现王姨刚才的模样,还有昨晚在洗手间的场景,以及那天晚上我假装梦游的一幕幕……几乎每一帧画面对于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特别是就在刚才帮王姨按摩一番后,这种思绪愈发强烈了起来。

 

终究,我还是没忍住,解开了裤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脚步声,伴随着王姨的那略带媚惑的声音:“小海,我记得你上个礼拜期中考试了,能不能拿卷子给我看看?子枫这臭小子可能又骗我了。”

 

声音响起的同时,门把手也悄然转动,紧接着王姨那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脸上更是燥热一片,空气中也弥漫起了尴尬的气氛,好在,由于我是坐在椅子上背对着王姨,所以她并不能看到我的具体动作,情急之下,我只能强作镇定道:“王姨,下次进来的时候你能不能先敲门,至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

 

“呵呵,原来我们的小海长大了,行吧,姨就尊重你一下,我先出去,等会你自己把卷子拿出来。”

 

眼看着王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我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心中那块大石总算落地。

 

但事实上,王姨的倩影还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是愈演愈烈,当晚,我再一次失眠,甚至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里,王姨乖巧地躺在我身旁,任由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早已日上三竿,我赶紧打点行装赶往学校,在早自习的时候,我还偷偷看了班主任周丽红几眼,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白天鹅裙子,在她转身的时候,我还能依稀瞧见那雪白的香肩,上头隐隐间有一条黑色带子。

 

看到这副场景,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也渐渐浮现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

 

事实上,周丽红才刚毕业三年左右,和我们年龄差距不超过十岁,所以平时在我们学生里头很有信服力。相对应的,班上也有不少男人当成梦中情人,甚至在睡梦中幻想着与她……包括我,亦是如此。

 

但令人无比遗憾的是,早在刚毕业时,周丽红老师就结了婚,据说老公还是某上市公司高管,根本不是我们这群屌丝学生能比的,可尽管如此,这些并不能阻隔我们对周丽红老师的憧憬,反而愈演愈烈了起来……

 

然而,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胳膊一阵刺痛,转头一看,同桌杨雨晴正一脸鄙夷地盯着我,嫩白小手还搭在我胳膊肘上,指尖一步步用着力气。

 

“你想干什么?”瞪了她一眼,我轻声轻语道。

 

“哼!猥琐!”同样白了我一眼,杨雨晴啐着小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瞎说什么呢,我又没干什么。”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我赶紧否认道。

 

“呵呵,干没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我说的这么明白了。"冷笑着,杨雨晴语气充满讥讽,隐约间似乎还有些得意。

 

眼见如此,我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面对眼前这小妮子,我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毕竟,她可是学校有名的刁蛮大小姐,据说教导主任就是她叔叔,家里也挺有钱的,属于富二代加官二代那种,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敢去招惹她,包括我,能和她同桌,属于倒了八辈子霉那种。

 

然而,就在我以为这件事情即将结束的时候,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提高音量道:“报告周老师,李海他偷窥你!”

 

一石激起千层浪!

 

瞬间,整个班级便是安静了下来,紧接着是一阵吁叹的声音响起,而此刻正站在讲台上的周丽红也是愣了一下,将目光转移到我这边的时候,俏脸明显有些红润。

 

但很快,她还是让自己平静下来,旋即征询道:“杨雨晴,你刚才在说什么,老师没怎么听清,能不能再重复一遍?”

 

“周老师,我说,李海这人心术不正,在你转身的时候偷偷看你,而且盯了很久,还吞了几口唾沫,还好我发现的及时,打断了他这种恶略的行径。”面对周丽红的询问,杨雨晴倒是不怯场,挺了挺初具规模的小胸脯说道。

 

同一时间,我只感觉一阵脸红燥热,内心尴尬的厉害,特别是面对全班同学那种异样的目光,都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下去,但最让我在意的,还是周丽红那略显失望的神情,虽然只是稍纵即逝,可落入我的眼中,造成的伤害却是成吨的。

 

反观杨雨晴这边,带着小酒窝的嘴角微微翘起,神色中有止不住的得意流露,似乎举报了我,就是她人生中的一大幸事。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虽然我和杨雨晴同桌这么久,但关系一直不太融洽,甚至是有些极端,而这一切的源头,还是因为我的家境,虽然我住进了城里,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农村人,至于我爸妈也是常年给人干苦力活。

 

有钱人看不起没钱的,这是自古以来的现象,更别说杨雨晴这种长得漂亮的女孩子,还有一些背景,自然而然会以一种俯视的角度去看待我。

 

但凡事,总得有个度,或者说,总得分个场合,而杨雨晴今天的行为,却深深伤害了我,如果在此前我很清楚明白我和她之间的差距,在有意无意间都会去让着她,去退让,尽量不让矛盾凸显出来,可现在,我却感觉憋屈的厉害,哪怕杨雨晴再漂亮,身材再好,声音再好听,在我眼里,就如同一根鸡肋,食之无味。

 

与此同时,我内心也悄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杨雨晴这小妮子一直看不起我,存心和我作对,那么有一天,我如果占有了她的身体之后,对我的看法会不会改观呢?

 

一旦这种思绪在我心中留下种子,便开始肆意蔓延了起来,有朝一日,我定然会让这小妮子后悔!

 

在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后,周丽红已经走了过来,伴随来的,是一阵好闻的奶香味儿,没等我享受多久,她一句话便将我的心打入了谷底。

 

“李海,平时还看你挺老实的,嗯……算是老师小瞧你了,下课后去我办公室一趟吧。”

 

说完,她便重新走上讲台,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这边,而杨雨晴脸上得意的神色也在此刻攀登到了顶峰,甚至是炫舞扬威似的理了理额前秀发,旋即坐了下来,但下一秒,她却“哎呦”一声,一屁股落在了地上,裙摆一扬,隐约间还能瞧见别的颜色。

 

“李海,你干什么?”目光快要杀人,杨雨晴坐在地上,一边扶着后腰,一边瞪着我。

 

“我没干什么啊,是你自己要坐的,关我什么事?”表面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内心却有止不住的舒爽涌现,其实早在之前,我就将杨雨晴的凳子悄悄往后挪了些位置,就是要给这妮子一个教训看看,老虎不发威,还当老子是病猫了?

 

“行!算你小子有种,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咬着银牙啐出这句话,杨雨晴稍微整理了一下裙摆,旋即自己起身坐定,而周丽红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在看到我们没有发生别的争端后,干脆选择了缄默不言。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下课铃响起,杨雨晴率先跑出了教室,临走前还恨恨瞪了我一眼,而我只能跟在周丽红身后,前往她的办公室。

 

中途,我的目光一直在杨雨晴的臀部上聚焦,虽然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天鹅裙子,但依稀可见那个轮廓,伴随着她的走动一摇一摆,充满成熟女人风韵。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渐渐浮现一副特别的情景,待会再办公室,我和周丽红老师一起……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重重咽了几口唾沫,而这时办公室也差不多快到了,我赶紧收住思绪,就在我即将跟随周丽红走进去的时候,一道略显臃肿的身影却从走廊那边走了进来,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响起:“丽红老师,早啊?”

 

“嗯,杨主任早。”转头看了那道身影一眼,周丽红微笑道。

 

“杨主任好。"与此同时,我也尴尬笑着朝他打了一句招呼,这人叫杨胜,正是杨雨晴的亲叔叔,同时也是学校教导主任,手里掌握着保卫科十余名干将,是令不少混子学生闻风丧胆的存在。

 

“呵,你小子怎么回事,是不是犯错惹我们的丽红老师生气了?”依依不舍地将目光从周丽红身上移开,这时的杨胜,才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之前那种如沐春风的笑容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特别的狠厉。

 

不愧是混子学生克星,但是那份气质,就足以令人颤栗。

 

“没呢杨主任,我就是有个问题,想请教请教丽红老师,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看到杨胜的这副反应,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原以为杨雨晴会去找她叔叔告状,但目前来看,杨胜对这件事情还是不知情的。

 

说来也是,也就这么简单的一件小事,杨雨晴又怎么会好意思去找她叔叔出手?

 

好在周丽红也没有揭穿我的话,在稍微寒暄几句后,便是带我走进了办公室。

 

随后,她还回头将门给关了起来,加上窗帘也是拉上的,光线明显有些灰暗。

 

此刻,整片空间内剩了我和灵儿老师两人,一种古怪的气氛悄然弥漫着。

 

与此同时,我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抱……抱歉,周老师,早自习的那件事,我还是想和你解释一下,那是杨雨晴她……”眼看场面渐渐尴尬起来,我忍不住开口道。

 

“没事的,你不用说了,老师理解你,青春期的男生多少有些懵懵懂懂,我只是希望,你能把那份心放在正确的地方,化为动力,充分利用起来,毕竟,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你爸妈供你也不容易,希望你到时候能考上一个好大学,回馈下他们,而作为老师,我也是希望看到这种结果的,事实上,我也希望每一位学生都能考上自己心中所属的大学。”

 

说着,周丽红在饮水机那边倒了一杯水,递给我,接着又说道:“其实,最让我担心的,还是你和杨雨晴的关系,我个人感觉你俩应该是存在一些误会的,或者说,你们都没有真正的去相互了解过对方,其实杨雨晴确实是有些小任性,平时也会欺负你一下,但她的内心却是比较善良的,就和你一样……”

 

周丽红停顿了一下顿,又继续说道:“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老师也没什么好处罚你的,只希望你心里能有自知之明,还有,尽量和杨雨晴好好相处,如果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也可以和老师说的,我会单独去找她谈谈。"

 

原以为还会和周丽红发生些什么,但她的几番话下来,却让我无言以对,终究,我还是按照她的意思,走出了办公室。

 

重新来到教室,班里却异常安静,甚至于每个人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目光在看着我,有讥讽,有同情,也有不屑,但更多的,却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很快,张子枫走到我面前告诉我,说:“海,海哥,刚才狂龙来了,他叫你从办公室回来后去厕所找他,说是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狂龙我可惹不起,这事我帮不了你了。"

 

妈的,今天我才发现,这小子原来是个塑料兄弟,平时嘴上说的那么好,碰上了打不赢就躲得远远的,不管我死活。

 

之前,那样对王姨时,多多少少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张子枫,但现在,算是彻底没有愧疚之心了,对我而言,这似乎是一件好事。

 

“狂龙”这家伙是高三年级的扛把子,真名叫赵龙,只是因为打架比较勇猛,才被安了这样一个外号,更关键的是,这小子还认识学校外面的那些大混子。

 

按道理来说,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会突然找上我?

 

很快,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早在一个月前我就听说过杨雨晴好像在和赵龙处男女朋友关系,而之前下课的时候杨雨晴第一个冲出教室,还叫我走着瞧,整个联系起来,结果不言而喻……

 

当然,我并不是傻子,也不可能老老实实过去,于是,我就没搭理张子枫这混蛋。

 

可张子枫一点也不懂眼,见我没回应,又说:“海哥,我可听说了,龙哥是最不喜欢被别人放鸽子了,你要是不去,只怕是以后日子不太好过啊!”

 

照这样看来,张子枫多半是已经投靠了赵龙,然后把我给卖了,妈的,气死我了。我心想:王姨,你怎么生了个这么个混账儿子?

 

毕竟,我还是要在他家住的,不能跟这混蛋撕破脸脸皮,就点点头说:“行了,我知道了。”

 

整整一个上午,杨雨晴都没来上课,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才在食堂瞧见她,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来主动找的我,而且她身后还跟着一群看上去痞里痞气的小年轻,里里外外大概有十几个左右……

 

“这叼毛叫李海?”还没靠近,一个身材比较瘦小的平头便走了出来,还指着我,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嗯。”点点头,杨雨晴道,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那行,哥几个走着。"说着,平头一挥手,十几个小年轻一拥而上,直接把我给架了起来。

 

“你们想干嘛?”整个场面变化的太快,等我想反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做多余的动作了。

 

“嘿嘿,你小子还好意思说?”瞪了我一眼,平头在旁边道,“上午我们龙哥喊你过去谈点事情,结果你放我们龙哥鸽子,那现在只能我们来请你了,放心,我们龙哥会好好招待招待你的。”

 

说完,这群小年轻便是驾着我出了食堂,路上虽然有不少同学,但基本都是躲得远远的,包括一些老师,在他们眼中看来,这只是学生间的普通矛盾而已,毕竟人一多,总会出现一些争端,如果强加干预的话,反倒吃力不讨好。

 

再说,偌大的校园,几千号学生,哪天会没有争端?

很快,这群小年轻将我架到厕所,几个人在外头守着,而小平头带着另外几人控制着我走了进去,至于杨雨晴,在意识到里头是男厕所后,也选择了止住脚步。

 

进入男厕所后,我一眼就瞧见狂龙站在洗手台边,高高瘦瘦的,脸上还长满了麻子,就是神色中止不住会有精悍的目光透射出来。

 

“龙哥,我把李海这家伙给你带来了。”小平头率先走上去,朝狂龙拱了拱手,颇有一副江湖气息。

 

“行,辛苦了。”点起一根烟,烟气缭绕之际,狂龙径直走到我身边,玩味道,“你就是李海?”

 

“对,我就是李海。”不愧是学校的扛把子,站在他身边我还是会有些压力,情不自禁便答了一句。

 

“呵呵,好小子,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不知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