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不要好痛嘤嘤嘤_新婚张燕被两个局长

更新时间:2020-09-05 08:17:18 作者: 来源:

“你这丫头,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可记住了,虽然咱都是有过男人的女人,可是这身子也金贵着呢,可不兴瞎来!作践自己!”

 文学

 

 

“姐,你怎么那么轴呢?你当真要守寡一辈子?”一听何杏儿的话,何桃儿也急了。

 

 

王小根开始听的激动,慢慢的也开始心里有点酸了。

 

 

大哥,你这媳妇真是没白疼!嫂子人长的水灵,心眼也好,她这可是打心眼里认定了,要为了你守一辈子啊!

 

 

十里八村的男人那个不是瞧着何杏儿眼红,就连城里的大老板都开着小轿车来家里说亲,可是何杏儿就是铁了心要自己守寡,独自一人把王大根留下的闺女养大。

 

 

这样重情义的女人,哪里找去!

王小根心里泛起酸,也着实是心疼自己这亲嫂子,现如今听见了嫂子何杏儿的亲妹子也有这难处,自然心里有了主意。

 

 

他跟着何杏儿姐妹俩的胳膊后头,满心思就琢磨这点事。

 

 

再帮自己的大哥和王家添上一个大胖小子,爹妈在天上,肯定乐呵的不行!

 

 

王小根想着就觉得心里美滋滋,觉得这也算是为老王家传宗接代了!

 

 

才进了院子门,何杏儿就催了何桃儿去洗澡,见妹妹不在,她这才拉扯了王小根进了屋子,瞬间就羞红了脸。

 

 

“小根,刚才嫂子和桃儿姐姐说的话,你可听见了?”

 

 

王小根心里坏笑,心说你俩说的激动的时候身子直颤,自己还能听不见咋滴?可是还是装傻充愣,就差嘴角流下哈喇子了。

 

 

“啥?嫂子,今天晚上唱戏那个女人真好看!”

 

 

“呸,你个傻小子,竟说傻话!”

 

 

何杏儿俏脸一红,一口轻淬,也算是心里踏实了。

 

 

也是,王小根是个傻子,看戏那么热闹,怎么会听了她们姐妹俩说话?

 

 

就算是听了,他个傻憨的模样,又能懂个啥?

 

 

何杏儿是一想起那夜,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犯嘀咕。

 

 

就在何杏儿愣神的功夫,何桃儿洗完了推门进来,身上的睡衣还紧贴着,水灵灵的透着甜。

 

 

她一进屋就瞧见了何杏儿盯着王小根的底下看,也顺着看,顿时脸颊一红,眼神一笑,心里明白的透透的了。

 

 

何桃儿聪明通透,早就看出了端倪,心里也偷着乐。

 

 

方才姐妹俩的私房话没说痛快,现如今夜深人静,正是说话好时机。

 

 

何杏儿说了几句话就把王小根打发了,自己进了洗澡间。

 

 

何杏儿出门的时候还扫了王小根一眼,欲言又止。

 

 

何桃儿心里憋着话,自然是睡不着,躺在床是看着睡着的玉儿,满腹心事。

 

 

吱拗。

 

 

房门忽然被推开,王小根傻呵呵的笑着偷溜了进来。

 

 

“嫂子!我睡不着,和你睡行不?”

 

 

大半夜的房里来了男人,虽说是个傻子,可是也是个精壮的汉子,何桃儿估摸着这傻小子又拿自己的当何杏儿了。

 

 

一听王小根要和自己的睡觉,她半天没敢回应。

 

 

可是翻身一瞧这床上的三床被褥,她顿时脸一红,心里就笑了。

 

 

难怪王小根进门的时候如此自然,看来他在这屋子睡觉,也不是头一次了吧?!

 

 

“得了,这夜里多凉啊,赶紧上炕来,在被窝里暖和暖和。”何桃儿脸红,笑着招呼了王小根,伸手去拉边上的一床被子。

 

 

她这才翻身,忽然感觉到一只冰凉的大手就摸到了自己的胳膊,瞬间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哎呦!

 

 

何桃儿惊到了,啊的一下就叫了出来,猛的转身才发现,王小根居然一猛子就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嘻嘻!嫂子,你被窝又香又软和!真暖和!”王小根故意装傻,傻乎乎的把何桃儿叫做嫂子。

 

 

王小根装傻充愣,丝毫不避讳的笑嘻嘻,伸手对着何桃儿就去抓,何桃儿被这大手才摸了胳膊,现在见到这情形,吓的连忙往被窝里缩。

 

 

瞧着何桃儿脸色有点变,王小根就知道了,她哪里见过这阵仗,肯定是吓傻了!

何桃儿确实惊到了,吓的心里直扑通:“小根你干啥!”

 

 

王小根心里偷笑,干啥?

 

 

还能干啥?

 

 

何桃儿忍住了慌乱。

 

 

“嫂子,我又想娘了。”

 

 

王小根想着,还真的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嘴。

 

 

啪!

 

 

“你小子不睡觉,钻到这干啥呢?快去,回你自己的屋子睡觉去!”

 

 

眼瞧着美梦就要成真了,何杏儿忽然伸出巴掌,一下扯开了被子,一掌就打在了王小根的光胳膊上,没好脾气的教训着。

 

 

她洗完澡本想回屋拿了衣服去洗,正巧听见了屋里何桃儿和王小根的对话,莫名的心里泛酸。

 

 

好事被搅和了,王小根心里不满,也不敢真的表现出来,只好继续装傻。

 

 

“咦?你是桃儿姐姐还是嫂子?”

 

 

何杏儿没言语,扯了被子把何桃儿裹了一个严实,伸手掐住了王小根的耳朵根子,愣是把他拉了出去。

 

 

“行了你,臭小子去睡觉去!”何杏儿还不明白王小根,虽然是傻子,可是傻子也是人啊!也知道看女人了。

 

 

下午龙芳来的时候她可都看在了眼里,王小根愣是盯着龙芳的身子,一眼都舍不得离开呢。

 

 

被何杏儿赶出了屋子,王小根一脸的无辜,怎么才一天的功夫,就变卦了呢?

 

 

何杏儿撩开了窗帘,见王小根回了屋子,这才算是送了口气,转身躺下进了被窝,何桃儿就咯咯的笑了。

 

 

“姐,小根他,当真是个傻子吗?”何桃儿还在回味着王小根的玩意,脸也一直红着。

 

 

何杏儿白眼瞪了上去,见了自己的亲妹子这色迷迷的模样,也顿时笑了,“咋啦?小根是脑袋不灵光,可是也是男人了,这小子,现在都知道看女人了。”

 

 

这到底是个啥滋味啊,看的心里酥酥麻麻的,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了。

 

 

何杏儿怎么会不知道妹妹的那些个心思,没说话,但是心里也犯嘀咕。

 

 

唉。

 

 

姐妹俩也没再说啥,都各自翻身,怀了心事睡觉了。

 

 

清早,阳光洒在了院子里,猫儿狗儿都懒洋洋的伸懒腰,村里人都起早下地干活去了。

 

 

王小根不用下地干活,但是也起了个大早,出门直奔了村里的小河。

 

 

清早肯定有不少的女人下河洗漱洗衣服,也有脱了衣服洗澡的,他可不能错过。

 

 

自打昨天晚上看见了何桃儿那细柔粉嫩的身子,王小根就心里就总是一阵阵的猫爪子闹腾,想着今天在河边肯定能遇见几个女人,可得好好的美美。

 

 

果真这才到了河边,虽然女人不多,可是却瞧见了村长王老虎的媳妇,张翠芬了!

 

 

最然张翠芬是王老虎的媳妇,按辈分,王小根还得叫她一声婶子,可是她却丝毫不显的老。

 

 

遇见男人也不害羞,每次不等男人先说话呢,这女人就得上去犯个事。

 

 

张翠芬和何桃儿何杏儿,还有猛子家吴桂娟可不一样,见了王小根的东西不但不会吓的后退,还生猛的往上扑,这可是合了王小根的心意。

 

 

王小根趴在石头缝隙里边看边偷着想,这日后里还得讲点品味。

 

 

像张翠芬这类型的,以后就不能考虑了!

太阳渐渐的升起来,日头高了,温度也就暖和了。

 

 

张翠芬洗了衣服也出了一身的汗,伸着脚试了一下水温,就脱下了衣服准备凉快一下。

 

 

日头一大,晒的水里也热乎乎的,王小根趴在水里感到后背被晒的疼,就和要脱皮似的,为了偷看这女人也没啥意思,换成龙芳还差不多。

 

 

王小根一猛子扎到了河对岸,想着钻进玉米地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摸溜走的时候,忽然听见了身后有水声。

 

 

他蹲在玉米地里啃着玉米秆子偷看,就瞧见这玉米地里,果然来人了。

 

 

呦呵,张翠芬这女人还当真不害臊,胳膊就一头钻了进来。

 

 

呵呵!王小根偷看着就傻笑,虽然这对着自己的胳膊不如龙芳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顶了起来。

 

 

虽说这张翠芬是王老虎的媳妇,可是年纪却比王老虎小了不少,不到四十出头的年纪,皮肤也算是农村人里保养的不错的了。

 

 

王小根见了桃儿杏儿的,自然对这张翠芬也没啥大兴趣,掰了几个玉米棒子就想走了算了,却看着这女人居然坐下,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粗的玉米棒子。

 

 

这下王小根也不走了,嘴里啃着半截的玉米秆子就钻了出去,笑嘻嘻的瞅着张翠芬傻笑。

 

 

“翠芬婶子,你这是咋啦!摘玉米摔着了?”王小根一脸的偷笑,眼睛盯着张翠芬手里的玉米就乐。

 

 

心说你个娘们今天被小爷抓到这正着,看你以后当着小爷的面还敢甩威风不?

 

 

张翠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见了是王小根,这才松了口气,笑嘻嘻的穿了衣服起身。

 

 

那天就在自己地里的事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自打见识了王小根,张翠芬可是好几个晚上没睡踏实。

 

 

正愁着找个啥机会再会会这傻小子,他自己居然就送上门了。

 

 

“小根,婶子这干啥,你能不知道吗?”

 

 

一听这话,王小根不干了!

 

 

好你个臭女人,胃口还真不小呢!想着,王小根就连连后退。

 

 

“婶子你说啥呢?”

 

 

你这老女人,就憋着和那村长王老虎凑合去吧!

 

 

张翠芬本想着今天又能碰着好玩意了,可是一见王小根居然还不乐意了,心里就起急。

 

 

好你个傻小子,这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呦呵,小根,这话是你嫂子教你的吧?咋滴,你还是你嫂子的了?她不让别人动你,还想着自己留着用不成?”

 

 

张翠芬没得逞,嘴上说话也难听了不少。

 

 

“你管的着吗?那是我嫂子的事,我家的事!不用你管!”王小根白了一眼,还呸了一口吐沫,转身跑了。

 

 

一猛子冲出了玉米地,也是快中午的时候了,王小根心里骂着张翠芬不是东西,边往家里走。

 

 

都进了村口了他忽然一激灵,越想越生气,转头又去了王老虎家的池塘,想着张翠芬嘴里缺德的那些话,这口气出不去还不得憋死?!

 

 

今天还非得把王老虎家池塘里的王八挨个的放血了,这才算是出气!

 

 

想着,王小根就扎进池塘里抓了王八对着石头就砸,不到一会的功夫,池塘里的王八就一个个的死透了。

 

 

王小根你个傻玩意!你给老子滚出来!

 

 

王小根钻出头一瞧,是王老虎的儿子王大龙,顿时吓了一跳,心里暗暗的念叨。

 

 

不能是自己弄了王大龙的后娘张翠芬被这流氓混子知道了,找自己报仇了吧!

 

 

眼瞧着自己逃算是没戏了,王小根干脆一头钻出了池塘,一口水吐在了王大龙的脸上,朝着他傻笑。

 

 

“嘻嘻!大……大虫哥,你,你叫我干啥?”王小根傻笑,嘴里还装作不利索,愣是把王大龙叫成了王大虫。

 

 

王大龙露胳膊挽袖子,露出的胳膊还暴着青筋,手里拿着拇指粗细的铁钳子,一脸的怒气狰狞。

 

 

“好你个傻子!居然还敢动手打我爹,活腻味了你吧!今天看我打不烂你的!”

 

 

王大龙本是冲着那天王小根打了自己的王老虎来的,这才抬手就瞧见了池塘边上的死王八,顿时气的脸都绿了!

 

 

你个傻了吧唧的根子!狗日的放我家王八的血,老子今天弄死你!

王小根见这情形,急忙抱着脑袋就跑,这铁钳子要是一下子打下来,还不得再给他打傻了啊!

 

 

“你个王八犊子!傻根子!你给老子站住!让我抓到,老子废了你!”见王小根脚底抹油跑的快,王大龙也举着铁钳子撒丫子的追。

 

 

自己上礼拜才进城和饭馆都谈好了今年的王八价钱,心说回来和自己的爹商量一下,一池塘的王八肯定能卖上个好价钱。

 

 

谁知道回来睡了一觉去找了老爹王老虎,才知道那天晚上这一出,虽然是自己的爹偷鸡不成,可是居然被王小根这傻子打了,脸可都是丢尽了!

 

 

嘿这傻子!脑子不好使腿脚跑的倒是快!

 

 

王大龙甩了一下拿着铁钳子的手臂,累的一口气都呼不匀乎,看着王小根越跑越远的背影,他心里忍不住暗暗的咒骂。

 

 

王小根边跑心里就边琢磨,也不敢回头看,本想回家却还是犹豫了。

 

 

心说这王大龙盯着自己的嫂子何杏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今家里还多了个何桃儿,这要是自己现在一溜烟的跑回家,岂不是便宜了这王八羔子!

 

 

他是眼瞧着面前一片满山的果园子,忽然心里一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